杨德明:养路站的故事

时间:2019/08/08 来源:嘉峪关市文联 作者:杨德明

要想富先修路,是广大人民的共识,是养路先锋的真实写照,也是他们无私奉献的成果。

                                                         -------------题记

                              

 一

 

路平早晨起床很早,吃过早饭后大步流星地奔向汽车队,找辆汽车到镜铁山矿去看自己的侄儿路勇。汽车司机李铁师傅对他说:“老路,到镜铁山矿,你要作好思想准备。那可是一条“跳舞路”,一路坐下来,骨头不散架,也会让你腰痛整三天!我不是吓你,你这次去,就不会再去第二次啦!”路平说:“去矿山的路又不是老虎,会把我吃了。我就不信这个邪!”

路平帮李师傅给“解放”加满水之后,把水桶放在汽车上。李师傅用手向驾驶室一挥说:“请进吧!”

路平钻进副驾驶室,坐在上面。李师傅提着摇把,走到汽车前面,把摇把插入发动机内,他用力快速地摇动一会,发动机轰隆隆地响了起来。汽车缓缓地起步了,不大一会李师傅把档往上一推,汽车象跑步运动员一样,加快了速度。

不大一会汽车出了市区,驶入茫茫戈壁。戈壁大模里长着星星点点的骆驼刺、琵琶柴。偶尔会看到一小片红柳,他们摇动着枝条向我俩致意。在汽车前方,只能看到两条发白的双线,那是过往车辆压出来的所谓“公路”。这条公路向大山方向伸延,进入神奇的祁连山。

汽车一进山,汽车发动机发出和谐而沉闷的轰鸣声。山路弯弯,崎岖不平。由于路面槽沟太多,车轮仿佛在搓板上跳起“迪斯科”一下左、一下右,一下上、一下下。身体左右摇摆,脑袋上下撞击。山区实在难行,一小时只爬行10公里。我不满的骂道:“这是汽车吗?象他妈牛车在走,又象乌龟在爬!”他俩的骂声和牢骚比戈壁滩上的鹅卵石都多。

李师傅对他说:“甭说象我这样的老司机,就是年轻的小伙子也不愿开车去矿山。一趟下来,我的腰痛得两天都缓不过来。我是手握方向盘,提心又掉胆,脚踏鬼门关,提着脑袋干。你坐好,我得尽快赶路。这山里天气,象孙悟空的脸一样说变就变。一但遇上山洪暴发,这车就得抛锚,想走,门都没有!”

路平回来之后,腰象折了一样跳痛不止。脚象踩在棉花上,挪不动步。他只好请一周病假在家养病。路平想:矿山之路不是行车之路,而是致残送死的险途。为了不让广大司机走凶险之路,不走颠簸之路。我一定要把路修好、养好。去当一名养路工,让人进得来,让货出得去。让全市的道路平坦、安全,减少交通事故的发生。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之间26年已经过去,路平由青年已进入到中年 。1984年7月16日上午10点,路平行走在镜铁山山口养管站筛沙场的路上。正在筛沙的红妮眼尖,突然大声说道:“路班长回来了,真的,是他回啦!”

她和兰兰同时大喊:“路-----班------长,路-----班-----长-----”

路平肩上背着一个大网兜,网兜里装有两个大西瓜一前一后吊在的他肩上。右手提着一个黑色提包。红妮和兰兰撂下手中的铁锹,向班长跑去。红妮急忙接过班长手里的提包,兰兰卸掉班长肩上的网兜,把两个西瓜背在自己肩上。

“看把你累的,恁远的路。又背瓜又提包的,高一脚低一脚的,路又难走,放在站里多省事!”兰兰既心痛又欣喜地说。

“省事是省事,可是,你们又热又累地筛沙子,不累吗?我总是牵挂你们,让大伙吃块西瓜解解渴,我累点,值了!”路平真诚而又关心地说。

牛大壮、陈建平、李涛、黄英都放下手中的铁锹。一齐问:“路嫂好吗?”

“好好,她们都好!大伙渴了吧,都过来吃块瓜解解渴!大壮,请你给大伙把瓜切开,让大伙品尝一下,甜不甜?”路平热情地说。

牛大壮从老班长手中接过西瓜,从腰间掏出小刀。把西瓜放到铁锹上切成七块。说:“大伙请吧!”大伙每人拿起一块吃了起来。不大工夫一个西瓜给报销了。牛大壮问大伙:“老班长对咱咋样?”

“没说的,他就是咱们的大哥!”

路平说:“大家辛苦了!咱把路养护好,能让广大司机不走危险之路,颠簸之路,是我们最大的心愿。目前国家穷,咱把土路修平一些,让司机少出事故,比什么都好!”大伙赞许的不住点头。

“下边我和女士们说一件事。”路平边说边拿起提包,拉开拉锁,从提包里拿出三个头巾。

“红妮,这个红的是你的,以后干什么活都要戴在头上,拿着!兰兰,这个兰的是你的,以后干啥活都戴在头上,拿着!黄英,你也一样,我不在重复了。”

“班长,这头巾多少钱一个?”三个女人问。

“你们风里来,雨里去,白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我为你仨买条头巾,还买得起,不要钱。平时你们女同胞一武装,戴上头巾,戴上太阳镜,还捂上一个大口罩,连男女我都分不清。为了好认,也便于管理。大伙觉得咋样?”

“老班长这个办法好!我们一百个赞成!”大伙异口同声喊道。

路平对大伙又说:“今天我带来两个西瓜,刚才吃掉一个。现在把这个也报销掉!大壮,由你操刀,把瓜切开分给大伙!”

“好嘞!”于是他把第二个西瓜切开,递到每个人手中,大伙吃着西瓜,脸上都绽开了欣喜的笑容。

吃完西瓜,大伙都回到自己的筛子前,产土筛沙,欢快的干起活来。一片片沙尘如赭黄的云雾,飘向远方。

 

 

镜铁山山口养管站是一块风水宝地。这个养管站在山口的右边,有三间干打壘的土坯房。他的左边和中间是职工宿舍,右边是一间厨房。左边是男宿舍,中间是女宿舍。每间宿舍都有一个大炕,每个炕上全是通铺,男女房间一样。厨房后有一个土包,在土包前挖了一个地窝子,有7---8平方米大。在门前吊着一个白棉布门帘,用来遮风挡雨、防晒热。里面放着一个酸菜缸和一张条桌。都是用来腌酸菜的。在宿舍前有两棵大柳树,是养路工回来乘凉的首选之地。

道班的炊事员刘玉珍是东北的女同志,会腌一缸好酸菜。东北的大肉炖酸菜是她的美味佳肴。也是大伙最爱吃的拿手好菜。公路段每月送一次生活物资:蔬菜、米面和油肉。菜是老三样:土豆、萝卜、大白菜。段领导照顾道班偏远,多给一斤大肉共9斤。

每次生活车一到,送来蔬菜、米面、油肉之后,第二天中午必然要改善一次生活,为让全道班过上一次大肉炖酸菜的肉瘾。路平决定:让大家一块回道班吃这顿饭,吃过这顿之后,大家都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刘玉珍只要看到生活汽车一到。就忙着去搬白菜,把白菜搬到地窝子之后,再卸面粉、清油、大肉,最后再卸萝卜、土豆。因为萝卜、土豆,存放时间长久一些。汽车走后,她就忙着整理白菜:把白菜根削掉,把老帮扒掉,把粘有尘土的叶片放到一边。把整理干净的白菜用刀切成两大片后放到木桌上。再把酸菜缸底下的菜掏出来,把新鲜白菜放到缸底下,这样就能吃到上面的老菜,腌下面新鲜白菜。

她把酸菜整完之后,又忙着洗肉、切肉。她用大盆把酸白菜端到厨房,开始洗酸菜,切酸菜为第二天的午饭作好准备。

为什么公路段给每个道班配一个酸菜缸?白菜不能长期保管,一旦腌成酸菜就能长期存放。存放酸菜应放在阴凉通风的地方。最理想的存放之地,是放在地窝子里,地窝子冬暖夏凉。酸菜又有开胃下饭的作用,大伙也喜欢吃。刘玉珍也里所当然的成了公路段各道班的腌酸菜老师了。

 

 

养路工三件宝“车子、样镐和铁锹。”这三件宝中最长用的洋镐,用不到10天,它的尖头就被磨秃了。嘉峪关到处都是鹅卵石,一镐下去,很可能刨到石头上。所以镐头磨损得很快。因此牛大壮的业余铁匠铺很快就诞生了。一天傍晚,牛大壮的铁匠铺正在建造,他用一块30厘米的工字钢作铁砧;找一个树墩子,在树墩子上用锯锯开一个凹槽,把工字钢往树墩子上一放、卡紧,便成了铁砧。他从家里拿来一把三磅的铁锤;在机修厂做了一把大铁钳;还买了一个手摇鼓风机。他在道班大柳树下架起一个铁匠炉。又到一矿要来一口袋块煤。一切准备就绪。把路班长找来,看看他的铁匠炉。路平左看看,右瞧瞧。然后伸出右手的大拇指。

“牛大壮啊,牛大壮,你呀,太牛了!要说咱道班,不对,咱们公路段第一牛人,非你莫属!”路平大加赞扬地说。

“班长可以点火试试吗?”大壮问。

“行,现在就试!”班长果断说。

“我右手掌钳左手拿棒,我用棒指哪,你的铁锤就打哪。班长,那就委屈你了。”

大壮把碎木片放在炉膛上,点着火之后,再放上几块煤,开始摇动鼓风机。路平把秃镐把一个个退掉,共退掉七把镐头。炉火在鼓风机强劲吹风中发出蓝蓝地火苗。路平把镐头尖的一端,放进煤火中。不大一会镐尖被煤火烧得通红。大壮停下鼓风机,用大钳子夹住镐头放在工字钢上。大壮用木棒往洋镐尖上面一指,路平就在上面砸一锤。两个人叮当、叮当地有节奏敲打了一会,洋镐头被打尖了,第一个镐被打成了。

全道班的人立即鼓起掌来。陈建平、李涛把大壮抬起来,向空中抛去,接住再抛,连抛5、6下,才算结束。路平激动的向大伙宣布:从今天起,牛大壮的业余铁匠铺正式开张了。咱道班的洋镐不尖,由他维修。大伙挥动拳头高呼:“好------太好了!”

 

大家正喊着,一辆大卡车突然停了下来。从驾驶室里走出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司机。他走到路平跟前看了一会,他把眼睛揉了揉又看了看路平。

“路平师傅,你还认得我吗?26年前,我送你第一次进矿山!”

“哎呀,你是李铁师傅?老了-----你不说26年前送我进矿,我真不敢认你。你身体还好吧?”

“我身体还行,就是老了!”

“路班长,转眼间26年都过去了,咱能不老吗!咱俩虽然同居一市,各忙各的工作。哪有见面的机会。这一次有缘见面,我真的很开心!现在的路今非夕比。尽管还是石子路,路面却又宽又平。你们养管站了不起啊!现在行车一不颠二不跳,只是灰尘大点,算不了什么。你们用辛苦、用勤奋、用奉献,把路养护得这么好。你们让司机少翻车,路上少死人,让财产少受损,不管别人怎么看你们,我管不着!你们这些养路工,是我们司机心目中的英雄!你们是让国家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的开路先锋!我代表广大司机,谢谢你们!”李师傅向养路工人深深地鞠了一躬,养路工的八个人被感动得抽泣一片……

 

 

本期责编/高建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