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恩友:丰厚的历史文化资源是嘉峪关本土电影的沃土---《小中年》将对我市文化旅游产生积极影响

时间:2019/08/01 来源:嘉峪关市文联 作者:刘恩友


       电影《小中年》放映后,在我市引起热烈反响。连日来,西北师大部分博士、硕士对这部电影进行分析评论,嘉峪关市作家协会会员集体观影后也纷纷提笔写评,笔者曾经以“《小中年》,一部让嘉峪关人倍感亲切的电影”为题,做了一些评析。作为作协会员对这部影评的结尾篇,本篇主要结合嘉峪关丰厚的历史文化和现代发展文化,围绕《小中年》这部电影的诞生对当地文化旅游所产生的影响,对培育电影业的意义,再做一些浅显地思考和探讨。

 

 

刚看到朋友圈的一个叫《行知探索西部世界》的微信公众号,推文里面的话很有意思。微信是这么说的:“有人说,厚重的历史,总有一种可以打开并且读懂它的方式。世人坚称,嘉峪关是一生必来的一座城。每一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嘉峪关,这是无法用文字描述的美。有一种情怀,叫嘉峪关烤肉,只要馋了,随时都可以敞开肚皮,爽爽地吃一次羊肉串,淋漓尽致。只要饿了,抬脚就可以去吃一碗羊肉粉汤,一碗下去微发汗,有时候幸福就这么简单。只要渴了,张手来的就是杏皮水,冰镇后口感酸甜,清热解渴。这里有美景、有美食、有故事,更有可爱的人们给你温暖的感觉,来了就不想走。”

 

《小中年》剧组

之所以引用微信里的这些表述,是因为觉得这些话接地气,有诗意、很亲切,完全是站在读者的角度叙述和表达的,也就是用大众化的语言和视角来说话。而电影《小中年》对嘉峪关人来说,无论是感情上,还是无数群众演员的熟悉程度上,都无疑让嘉峪关人格外感到亲切和自豪,特别是通过反映地域文化,在平凡人生、平常生活状态里,能够提振精神的崇高,感受真实的生命呼吸,并从真善美中湿润人们的眼睛。

 

 

城市气质的差别,一定是文化的差别。嘉峪关自古就是孕育诗文的沃土。“古老的丝绸之路,求法僧走过,张骞走过,李白走过,杜甫走过,唐诗和宋词也依次走过,东方与西方的文明握手于此。”在嘉峪关这里,透过古城墙上的月光,可以体会边塞诗的苍茫,感悟李白、岑参、王昌龄、林则徐、左宗棠、范长江等历史名人注视嘉峪关的思索,文字的墨香永远浸润着人们的心灵,诗文的光辉也永远让这里具备独特的文化气质。

 

 

能够孕育诗文的地方,一定是文化丰厚的地方,理所当然也一定能出精品电影。嘉峪关是丝绸之路和万里长城的交汇地,也是河西文化的过渡带,更是黑山石刻文化、魏晋文化、边塞文化、现代创业文化、钢铁文化、移民文化的富足之地,雄伟的“天下第一雄关”让古今无数文人墨客感慨万端,并留下诸多磅礴大气的吟诵之作。被誉为“湖光山色、戈壁明珠”的现代化城市,也有着被诗吟赋诵的历史魅力和独特的地域神韵,它的活力和希望,将使这方热土变得更加神奇和独特。这种得天独厚的文化是无数文人墨客精神的故乡,是文学创作的人间天堂,当然也更应该是孕育电影的天堂。这就是为什么以嘉峪关市为背景、以真人真事改编、结合嘉峪关地域文化特色的电影《小中年》刚一上演,就让嘉峪关人感到特别亲切,并且魅力无限,成为街谈巷议的热门话题,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还是因为这部电影全程在嘉峪关取景,将嘉峪关市的地域风貌、嘉峪关城市文化全面融入,特别是宣传和展示了“天下第一雄关”的风采,也就是说,只有扎根本土、深植时代,在观念和手段,内容和形式的融合上进行创新和有效结合,才能提高电影的精神高度、文化内涵、艺术价值。

 

 

《文心雕龙》里说:“岁有其物,物有其容;情以物迁,辞以情发。”诗咏也好,赋颂也好,电影也好,皆为心声,皆为序章。时代境遇、信志情怀,每一篇诗文、每一部好的电影、每一首好的音乐,透射出的都应是时代的文化使命和精神担当。文化是历史洪流中的一个镜像。这种具有诗情画意的镜像,在丝路文化的意蕴里回旋,在长城的俊美里深沉,在世界遗产地嘉峪关关城的土墙木柱里回荡,在黑山古家园和魏晋风情里沉淀。走近历史,可体悟和古人相通的情感、与古人相会相遇的会心之妙,诗文也好,电影也好,戏剧音乐也好,都可以让我们更好地“回望生活、展示生活、研究生活”。 

 

 

千百年的文化层层积淀,奠定了中国文明的多元一体格局,而书写和记录嘉峪关发展和文明的诗词歌赋和电影,虽然只是浓缩的一个小小空间,但从中走过,我们可以体悟承与变、交于融的变奏。古今文人墨客诗吟嘉峪关,就是对嘉峪关文明进程忠实而又审美化的记录,这些都可以成为中国历史长河中丰富的文化资源、丰满的文学资源、丰沛的审美资源,更因其对历史的独特认知、对生命的吟咏礼赞、对人生的感悟反思,而成为滋养灵魂、审视历史、观照现实、感悟和传承文化的重要资源,也是启迪后来者感知历久弥新的精神文化的宝贵财富。今天,我们的电影也完全可以做到这些,并且毫不逊色。

 

 

作家陈履生说:“文化遗产正成为这个地球上人与自然生存息息相关的重要内容。如果我们生存在一个没有文化遗产的区域,或者在文化沙漠中渡过一生,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光景。”嘉峪关无疑是多种文化的绿洲,多让影视镜头走进历史,挖掘并展现这种文化,对我们更好的感知古人对嘉峪关的诗意描述、对嘉峪关的诗意感怀、对嘉峪关诗意的顿悟,无疑提供了丰富的资源,也更丰满了古今文人墨客对嘉峪关的历史认知。一部《少林寺》能让河南登封旅游长盛不衰,一部《大敦煌》能让敦煌驰名海内外,一部《大红灯笼高高挂》复苏了沉睡百年的乔家大院,一部《刘三姐》让桂林民俗风情尽人皆知,一部《大长今》更是带火了韩国游。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影视是能够产生大境界、大情怀、大格局的视觉化艺术,而嘉峪关也是影视的沃土,通过影视这种方式,更能使嘉峪关发挥出丰厚的历史和宏阔的文化视角,让嘉峪关的文化旅游融合发展显现出更为独特的魅力。

 

 

无论是古人对嘉峪关的吟咏,还是现代文人墨客对嘉峪关的赋颂,还是像《小中年》这样优秀的电影,无不反映着一种文明的进程,让古老的嘉峪关熠熠生辉,散发出久远的光芒。一部好的电影,一定有重新塑造、重新认识、重新挖掘、重新打造、重新提振的功能。好电影就应该像《小中年》这样,基调明亮、能量充足、人民喜爱、发挥出社会作用,就应该思想高远、形式创新、风格鲜明。嘉峪关文化旅游的繁荣,不只是文学领域的孤军奋战,更需要本土影视、本土戏剧、本土音乐等多种文艺形式的齐头并进。电影《小中年》在这方面就开了让人“眼前一亮”的好头,这部本土电影是开山之作,无疑具有里程碑意义。这部电影的诞生,不仅填补了嘉峪关市电影创作的空白,也会对嘉峪关市的文化旅游产生积极的影响,更会对培育和打造嘉峪关电影业具有非凡的意义。

 

 

所以,笔者真诚期盼在开辟嘉峪关电影先河的《小中年》之后,能有更多的嘉峪关本土电影问世,并从不同的角度描绘丝绸之路嘉峪关节点的多姿多彩,讴歌嘉峪关历史文化之博大精深,让更多的影视作品传承嘉峪关的历史文化,为嘉峪关的旅游融合发展服务,并成为弘扬中国精神、中国价值、中国风骨,彰显嘉峪关精神、讲好嘉峪关故事的一种常态化的文化产业,从而有效助推我市高质量转型发展,高水平全面小康建设。

 

 

新的时代,需要文化的承担,只有感知并站在文化前沿,党政高度重视,相关部门、单位不懈努力,大家都甘做文化传承的志愿者,只有这样,才能把文化传承自觉承担起来,电影电视、音乐戏剧、文学创作更不例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呼唤着杰出的电影创作。我们相信,继电影《小中年》之后,更多的嘉峪关本土电影将会汲取和传承着古今这种历史文脉,走出一条属于自己、能领时代之先的影视繁荣创作之路。

 

 

本期责编/高建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