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生活之美  为时代而歌 ……… 李小姣

时间:2019/04/30 来源:嘉峪关市文联 作者:李小姣

2000年,我在嘉峪关日报副刊发了第一篇文章,时隔十九年,实事求是地讲,我进步不大,尤其是近十年来,几乎处于一种辍笔状态。感谢江长胜老师,他给我讲过文学的逻辑性;感谢许实老师,她给我讲过散文的文字;感谢嘉峪关文联,一直拿我当作协的一员。但是我辜负了他们,归根结底一句话,是我不够勤奋、太懒惰,懒惰的人是当不了作家的。
      当我脱下白大褂结束我一天的工作时,大多数时候已是夜幕降临,打发完晚餐,就只想睡觉。偶尔有个闲暇,思路常被急迫的电话打断,于是我就有了辍笔的充分理由。记得有位前辈告诉我,一定要养成写日记的习惯,随时记下自己的所感所想、所见所闻,这些都会成为写作的素材,也是练笔行之有效的积累。每天早上一个人走在上班的路上,我会想好多事儿,思路格外清晰,一些困扰会在瞬间有了办法,独行的确有助于思考。期间也会有一些精彩的感悟,当时恨不得赶紧找笔记下来,但是一到单位,思维就是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我就想等我闲了再写吧,结果一拖再拖,总是时过境迁。
      十九年来,我始终没有跳出写小花小草的小我散文。我写过游记,写过自己,写过自己的孩子和父母,写过自己的家乡,写过狗,写过猫,就像小学生写作文似的,从自己熟悉的身边的人和事儿写起。一篇篇豆腐块样的文字变成铅字登在报纸上、文联杂志上,带给我喜悦,带给我小小的名气,熟悉的人见了面常常提起哪天哪月在哪份报刊上读了我的文章,寒暄一阵、点评夸赞一番,我因此也沾沾自喜。最有名堂的是曾有一篇短文在《散文选刊》发表。感谢一位我不提名的老师,他很犀利,他毫不客气地对我说:你写的那也叫文章?当时是有点伤脸面,但经过反思,觉得他说得很对。回头再读自己写过的文字,连自己都不爱看。于是我就停了下来,这一停,捡起来也难。虽然有了思考,对文字有了再三的斟酌,翻出以前写过的文字,总觉得有好多需要修改。加上本职工作的繁忙,就懒得再动笔了,一放竟有十年之久。
      改革开放40周年,各行各业都在奋进,我们也在创造着生活,感受着幸福。一篇《越走越远的生活》是我对改革开放40周年的深切感受,有幸获征文奖,是对我的激励。我想我应该勤快起来。刘恩友、张小鹏在《四通八达嘉峪关》中说,路越走越近。我说生活越走越远,其实一点都不矛盾,他们说的是速度,我说的是目标。他们都是我崇敬的我们本土的我身边的好作家,他们从不同角度记录了时代,宣传了家乡之美,抒发了对生活的赞美和热爱,是一种大家情怀,而我相形见绌。
      对于文字的喜爱,源于本性;对于生活的热爱,也源于本性。文字功底是一个人的综合素质之一,不仅仅是针对作家而言。文章是有感悟的记录,有情、有美,往往是作者真性情的流露,绝非无病呻吟。我常因自己的这一点爱好更加喜爱自己。闲暇时不会无聊,独处时不会孤单,因为或读或写都会打发一段时光。每天穿梭在白大褂里,感受着生老病痛,每一个人都是一个故事,忙碌让我来不及感叹,来不及记录。匆忙中写下的《医生日记》顾不上整理。虽然,我也渴望走出小我,写下深沉和厚重,但那是需要功夫的,我这么懒的人要动起来也需要毅力。
      再次提到徐树喜主席在文联杂志的卷首寄语中的一句话:思想有多远,铿锵的脚步才能走多远。但愿,在新的一年里,我的脚步能铿锵一点,各位文友能走得更高更远。

 

本期责编/高建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