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心安处即故乡 ………………… 赵春芳

时间:2019/04/30 来源:嘉峪关市文联 作者:赵春芳

小城初雪,兀自欣喜。
      步行去上班的途中,特意拍了几处别致曼妙的雪景,附上寥寥数行随感文字,一并发到了朋友圈。等到上班后打开手机,朋友圈点赞爆棚。那天早晨心情美滋滋的,如雪花般飞扬曼舞。远在南宁的朋友评论说,南方花红草绿,北国银装素裹,心驰向往之。我乘机力邀他携家人在新的一年来戈壁小城观光旅游,他发来雀跃般的表情。
      我喜欢用文字抒发心情,快乐的、忧伤的、明艳的、阴郁的,不一而同。从前,是用笔工工整整写在日记本上,现在是发在QQ空间和朋友圈,再写到日记本。喜欢的事情,百做不厌。朋友圈里有我的亲朋、文友、闺蜜、同学以及客户和合作伙伴,他们都知道我喜欢玩味文字,倒不像个做生意的人。我认真地对他们说,我不是玩味,而是喜欢,刻骨铭心的喜欢。他们就觉得可惜,说我应该去做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我说,做生意是为了活着,书写文字是为了活得有追求、有意义。
      文学是我打小种在心里的一个梦,就像被风吹散的蒲公英的种子,随时随地落地生根。
      如果说嘉峪关是名副其实的移民城市,那么,我就是这移民城市的一粒粟。我从七十公里外的故乡,被姻缘这根线牵引到了这里,也把蒲公英的种子撒到了这片天地。二十年来,我努力在这座城市扎根、生长、开枝散叶,也孜孜不倦,用文字梳理着我的生活,编织着我的梦想。起初,我的文字完全属于我自己,它静静地躺在我的日记本里,或被锁在抽屉里,或码在书柜上。它散发着浓郁墨香和烟火气息,却从不为外人所知。直到有一天,网络这个庞大而现代的社交媒介网住了我,我的文字也破土而出,在城市门户网站崭露头角,并被某报媒文学编辑发现,从而有了我真正意义上的文学处女作《张姐的新房》。这篇文字是一篇叙事散文,描写了我的客户张姐一家在小城奋斗多年,终于拥有了属于自己的一套新房子,也反映了小城像张姐这样的工薪阶层为买房而付出的种种努力,体现了广大老百姓向往新生活,安居才能乐业的美好愿望。
      文字是有生命、有温度的。它让我的思想、情感、生活以及心灵有了温暖归宿。
      我结束漂泊,在小城定居,有了温馨的港湾,有了根。我日渐熟悉了小城的人情风貌,也爱上了它的蓝天碧水,它的洁净宁怡,它的包容与接纳。我常常把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诉诸文字,写它的湖光山色、风花雪月,也写它的伤感,它的忧思,它的繁荣与喧闹、宁静与宜居。于是,我的一篇篇拙作渐次出世。有风景篇,如《东湖春光美》《迎宾湖上静悄悄》《黑山湖恋歌》《草湖秋色》《水润雄关》等;有人文篇,如《春满小屋》《父亲的背影》《年的味道》《我是城市的一只鸟》等。我的生活圈在这座城市,我的写作素材也来自小城,我写我的热爱、我的发现、我眼中的美好,统统和这座城市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我与小城休戚相关。默默耕耘几年之后,我有幸被吸纳为作协会员,融入了一个文学氛围更加浓郁和醇厚的圈子,可以说站到了一个新的平台。而置身于这个圈子,我才愕然发现,我的文字是那么浅薄、稚嫩,仿佛只是一个初学画画的幼童,那些简单幼稚的涂鸦,使我羞怯。我重新审视自己和我的文字后,得出一个结论:我属于感性写手,而且是初级的、表象的。登山写山,看水写水,遇风写风,我对这座城市的认识始终停留在感官层面。我开始沉寂下来,思考一些问题:我对这座城市真的了解吗?了解多少?有关它的地理坐标,它的战略意义,它的关它的城,它的历史文化,它的钢铁图腾……之前,我仅仅知道它是明代万里长城的西端起点,号称“天下第一雄关”,仅此!而我对小城的热爱还远远不够,我幡然醒悟于自己的懵懂和无知。于是,我开始放慢写作的速度与频率,静下心来阅读与小城历史过往有关的书籍,拜读作协圈里颇有名望的老师们的佳作名篇。我踏进城市博物馆,去探寻这座年轻城市所走过的风雨历程;我跟随文联、作协的采风团队,去三镇乡村寻觅最美的田园风景;跟随热爱市志研究的老师的脚步去重走丝绸古道,探访长城防御体系的结构与构建组成;走进“丝路讲堂”的课堂,去聆听名家讲述有关长城与丝绸之路的生动故事……学习非一朝一夕,但学习使人充实。通过学习,使我更加深入地领略到这座城市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感受到长城文化和丝路文化的博大精深。而在我之后的文字书写中,也自然而然地渗入了有关历史文化方面的内容,让我的作品有了新内涵。我写了《发生在嘉峪关的那场战事》《戈壁有轮大太阳》《守望长城》等几篇文字,收获了创作自信。
      时间斗转星移,我在小城已生活整整二十年,我确信已深深融入了它。在我的精神世界里,我和这座城市已血脉连通、荣辱与共,我能用来表达爱它的形式唯有文字。日新月异发展变化中的戈壁明珠嘉峪关,为我的写作提供了深厚肥沃的土壤,扎根本土,立足现实,书写嘉峪关故事成为我创作的核心与主导方向。我想用手中的笔,不,是用一颗挚爱的心,继续书写它的辽远与丰厚、秀美与壮丽、厚重与深邃、繁华与文明。因为在这片土地上,我结束了远离故乡浮萍般的漂泊感,我的双脚踩在它深厚的土壤中踏实稳健,我的心灵找到了安详的栖息地,我的文字寻觅到了为什么而出发的方向与支点——吾心安处即故乡!

 

本期责编/高建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