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到深处偶成文 …………………… 都乖堂

时间:2019/05/01 来源:嘉峪关市文联 作者:都乖堂

——我的散文写作告白


      2012年7月,本人散文集《心路驿站》由人民出版社出版,就有朋友称我为所谓的“作家”,我脸红心虚的头上直冒冷汗,恨不能地上裂出一条缝来赶紧钻进去。惊讶之余,剩下的只有深感害怕辱没这个“作家”称呼的恐慌。
      2014年5月份,经市文联推荐,我被甘肃省作家协会吸收为会员。8月份,处女作《心路驿站》获得嘉峪关市首届“雄关文艺奖”文学散文类三等奖。就有朋友说,你的散文虽然不能说篇篇精彩,但从每篇构思酝酿、起笔着色来看,还是有很深的生活感悟和文字功底的,坚持下去一定能写出属于自己风格的好作品。
      为什么喜欢散文呢?理由很简单。散文是一种非常灵活的文学体裁。内容自然是自己心中酝酿已久的思想和情感。话题则是可大可小,生活中遇到的点滴小事,心灵深处泛起的情感浪花,眼前出现的美妙风景。总之,从头顶的蓝天,到脚下的大地,皆可作为散文的话题来写。正因为如此,我运用散文这一灵活的文学体裁,将笔触伸向自己略显肤浅的生活,结合长期阅读带来的生活感悟,像一个习惯了喝功夫茶的人,闲来无事的时候,就会慢慢将自己的思想情感浸泡到文字的汁液中,在一种闲适的精神状态里,让自己内心所思所想,徐徐呈现成灵动有形的文字,或长、或短、或深沉、或幽远,最终化作一篇篇带有个人真情实感的散文,发于报端,公之于众,引来他人的精神围观。在别人自由随意的评说中,静下心来,细细打理自己的心情,让个人情感不断升华,然后投入到新的写作之中,并期待着新的精神突破和思想超越。
      多年以来,我始终以一个苦行僧的身份,跋山涉水、风餐露宿,努力寻找着小时候梦境中山那边的一片风景,一篇篇作品就是我生命之程上的意外收获。一路赏月闻花听鸟鸣,一路捡拾挂坠于枝头田间的果实,而后,又丢了一路,走到路的尽头,才发现,手中啥也没有了。所以又回过头去,把这一路的果实当成珍珠玛瑙,仔细地穿起来,也不枉半路上的偶遇,不辜负它们在路旁的等待,好让我在轻抬手略弯腰间就能捡得。
      我最初“写作”的动机,只是为了让无聊的时光在笔头汇成潺潺溪水缓缓流淌。说句心里话,我的那些作品,充其量就是把甘肃“兰州牛肉面”做成“陕西岐山臊子面”,按照自己的口味咸寡和食色偏好,在配料色味上稍微下了一些功夫。也不管别人垂涎三尺或嗤之以鼻,自己倒吃得津津有味,酣畅淋漓,还不时发出猪一样的“吧嗒,吧嗒”声来吸引别人的眼球。心情高兴愉悦,恰遇故知老友,压抑劳顿困倦时,就可以赤膊挑灯、烟熏夜半,放纵思泉一泄千里、文涌天马行空、闲步信马由缰,心思井喷跃然成章,小作偶成,鸡叫憩睡,再束之高阁几日,品读连自己都不敢相信,诧异直呼:我还有这般“文采”!
      这种想写就写,释放自己困顿于尘世灵魂的写作状态,着实自由,无拘无束,无关乎他人一毛钱的事情。更重要的是,如果碰巧我写的东西,正好也是别人眼中所观,心里所想,那就算是他借了我的笔写了他的心事,是你我修行偶遇产生的缘分吧!
      散文是一种自我的文体,在我看来,散文就是个人的生存生活史以及思想精神史,也是个人与其环境,与其所在的时代相互影响的产物。作家叶辛说过:“很多作家都在自己的作品和记忆中写过自己的家乡。我们的写作都会和故乡融合在一起”。2010年腊月初二的那个前夜,父亲的生命永远终结在七十六岁前行的路上。丧父之痛,不仅仅是对一个男人的心灵打击和精神削弱,更主要的是,让人赖以生存和汲取营养的乡土情结日渐崩溃,并且以加速度朝着消失和乌有的黑洞滑行,直到万劫不复的深渊。我先后写了《家的感觉越来越远》《告别父亲的那些日子》《遥望那座坟茔》好几篇散文。有时候我在想,当我们身体和心灵没有归宿的时候,尘封已久的乡土情结就会毫不掩饰地爆发出来,首先是对故土的回忆,其次是对故土的歌咏,再次就是对故土的反思与纠结。说到底就是,人渴望进步,希望现状被改变,用更好的东西取而代之。故乡却不然,多少人渴望回到故乡,渴望它原封不动。“故”本身就有“昔日原貌”的意思,“乡”则意味着同样不变的人与人之间、人与物之间亲密熟悉的关系。而现如今,人们尽管获得了部分的迁徙自由,可这迁徙某种程度上又是被强迫的。许多人不是为了什么梦想,只是为了稍微体面的生活。进入城市,找不回故乡的人,就像灰烬飞入新的火堆。对一个在外漂泊多年的游子来说,命中注定流浪与回归是深刻交揉在一起的。流浪已久的游子盼望回归,回归已久的人又渴望再度流浪,许多人的一生大概就是在流浪与回归之间度过的。家的感觉越来越远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只是有些人不愿意说罢了!
      其实,写作是一件非常自我的精神活动。在文字的陪伴下,对自己的思想来一番自我精神梳理,对自己的心灵进行一番打磨。在一种完全自觉的写作过程中,借助灵动的文字既能回望历史,又能触碰现实,用文字酿造一杯杯自我欣赏的生命美酒,细细品味,其中的甘苦,只有自己清楚,不足为外人道矣。放眼周遭的现实世界,人们都在忙于日常事务,被各种生活琐事所拘系,为生计而四处奔波,因此也就难得有一份闲情逸致,不少人埋首于眼前的事物,执着于现实的欲望而不能自拔,不但身体疲惫,更要紧的是心累。在一种身心俱疲的状态里,生活和世界原本美好的一面渐渐受到了压缩,心中的负面情绪则渐渐增大,生活稍不如意,便怨天尤人。那是因为人们大都用虚情假意将自己的内心世界做了伪装,说着言不由衷的话,做着言不由衷的事。在文字的世界里,任何虚情假意,任何文字粉饰,都会招人讨厌的。只要我们专心用情,真心面对,生命里的每一点感悟和感慨,都会在文字的世界里引来人们的真心喝彩。
      同时,写作又是释放自己悲苦最快捷的渠道。曾在某天下午,写某篇散文时,竟然止不住的恸哭。写一段,哭一阵,那悲泣的浪潮一股股涌来,忍也忍不住。事后,我疑惑自己竟然还会有那么多泪水。我原以为自己已经被周围世故钙化了,最多只拥有一个形似坚硬的外壳,却想不到自以为坚硬的外壳,是如此一触即溃。可见,自己的内心还是柔软的。
      如此这般,当一篇篇承载着个人真情实感,且自以为满意的文字稿件呈现在眼前时,内心就有一种凤凰涅槃、浴火重生般的精神快乐。每一个文字都是自己的真情道白,写的都是自己的生活经历和切身感受,虽没有高深的道德学问和深刻得令人炫目的人生哲理,但句句都是自己的生活感悟,凝聚着自己独特的人生体验,正是这份源自生命的本真,才将自己人生的苦辣酸甜,一股脑用文字呈现出来,为自己的心路历程留下了一份份真实的精神和情感的记忆,带给自己一份又一份幸福的满足感。
      庄重严肃的写作既是塑造真实自我,寻求精神慰籍的一个过程,同时也是为他人传递快乐和幸福的一件高雅之事。离开喧嚣的世界,让浮躁的心灵在于无声处,在一份闲适自由的状态里,与文字触碰并擦然起圣洁的精神火花,用文字将一个真实立体的自我呈现出来,让别人在灵动真实的文字世界里,感受到一颗鲜活的心跳,这样文字的力量就会把一份恒久的精神感动无声地传递着,让更多的人体验到我们本真的生命态度。
      作为一名文学写作爱好者,用散文这样一种自由灵动的文体将生命之中一个个精彩场景、感人的片段、点滴的精神感悟记录下来,让平淡的生活展现在淡淡的诗意里,消除时空差异的隔膜,把迷离的闲情愁绪和无端感慨,流泻成一段段空灵的文字。让世俗困顿的心灵从冗杂的现实生活中超脱出来,不再受到各种功利得失的纠缠,慢慢进入到一种优哉游哉的精神状态。此生虽没有机会去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伟功丰业,但却甘于寂寞,在一个个平淡的日子里,深一脚、浅一脚地跋涉在写作的道路上,让思想游走在散文的写作里,留一点温暖善意的文字给这个生于斯,长于斯的世界,与更多的人进行心灵的交流,足矣!
      近年来,随着以博客、微博、微信以及智能手机App应用为代表的自媒体平台的快速兴盛,文学生态也受到相当大的冲击。亦真亦幻的影视画面、触手可得的新闻资讯、交融互动的个人体验,完全更新了受众读者的认知方式和思维模式,也给万千用户提供了可供书写和传播的有效契机。我们猛然发觉,“人人皆为作家”的场景已然成为现实。虽然各种语言泡沫和文字碎片自然无从避免,但越来越多的写作者仍然依靠自媒体平台进行创作、积累人气、传播作品。
      我也试图借助各种自媒体平台把自己的“小众文字”来晒一晒,在茫茫人海中寻找真正的读者知己,小小满足一下自己的虚荣心。但总有一种诚恐诚惶的感觉,害怕这些“憎恨”的文字成为自己“遗臭万年”的铁证。丢人现眼,不知深浅,让人家说八字没见一撇,鼻涕还没有擦干净,就想出招摇过市,欺世盗名,扯虎皮作大旗冒充“八卦”文艺青年,那里凉快,就先到那里呆一会吧!别像千年老妖一现身就弄得乌烟瘴气,最终半斤八两,原形毕露,让世人痴笑。踌躇满志,或犹豫难定间,我又不想给自己套上一副含羞自毙、遗憾终生的枷锁,让自己的所谓作品像市场的白菜一样,始终摆放在犄角旮旯里,就那么一直放着。自己的作品,自己珍惜,哪怕在别人看来是一堆语无伦次、文理不通的乱码。那在自己眼里,也是用精神啼血、情感巢垒而出的,没有理由不去爱惜。人要学会自己肯定自己,自己欣赏自己。如果有人非说我是沽名钓誉、胡言乱语的“萌男”伪君子的话,我权当往河里或人堆里丢了几块石头,全然不必去理会能激起什么水花或砸向谁的光头,倘若能引渡过来几条游鱼,招来几句骂声,扔了就扔了,仅此而已。就跟放屁一样,臭不臭,响不响,我已管不了那么多了,只要肚子舒服就行。
      天已晚,夜已深,洗洗睡吧!

 

本期责编/高建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