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古的河流 ………………………… 胡美英

时间:2019/04/10 来源:嘉峪关市文联 作者:胡美英

想想看,赤色的河岸中流淌着黄白的水流,会是个什么样子!
      在嘉峪关西北,离悬壁长城不远的戈壁与马鬃山相接处的边缘山冈上,一条由南向北逐渐走低的幽深峡谷就是这样流淌的。
      车驶进戈壁,走过二十多分钟高低不平的沙土路,拐上一个小山包,一段赤色的峡谷豁然跃入眼帘,与苍茫的戈壁呈截然不同的地貌。
      远远望去,赤色的“河岸”,陡峭,笔削,垂直地壁立于沙河的两边,缓缓地向北蜿蜒而去。走近了,猛一抬头,“南岸”半蹲的雄狮,向往“北岸”那个向阳的洞穴,随时都准备纵身跃过去;展翅的大雁,轻立于一根远古的红岩树干上,歪着头看对岸身着赤红戎装的战士整装待发;有一间小石屋,似乎踏过低矮的门槛,那个小窗户上方还冒着柴火的清香;最是那一堵赤红、浅绿、淡黄、青灰、炭黑等颜色层叠的崖壁,将整个峡谷装点得五彩缤纷……
      走在白沙粒流淌的峡谷里,笔立的红河岸好像随时都要倒过来,靠近地面处还深深地凹陷进去,那是多年前涌动的海水留下的痕迹吧,水的咆哮声犹存耳际。尚未石化的沉积岩上,一棵青灰树木斜躺的切面,让我看到了有海的时候,这条山冈上花草茂盛、树木葱绿的样子。那时的动物和鸟雀一定如河岸上的丹霞群像,奔跑雀跃,叽叽喳喳。
      海水退去,鸟雀飞翔,谷底流淌着一条白沙的河流,青绿的红柳好像按比例生长似的,隔一段长几棵,隔一段长几棵,招招摇摇,摇落一树青嫩的水色。一些细碎的小草,挨挨挤挤地朝向太阳的方向,看着它们,我的思想变成了一条玛瑙做的鱼儿,吸着这天籁般的草气,地老天荒。
      这是一条远古的河流,这些红色砂砾岩构成的赤壁丹霞,长成历史的模样,长成海水的另一种颜色。看,那只灰头鹰,企图穿过峡谷,飞向远方。还有那匹汲水的骆驼,颈脖的驼铃叮叮当当……为了记住它,我背上一颗沉沉的蓝玛瑙石,我知道这是两亿年前蓝色海水的遗存,我以这种方式,背回了一条山冈上远古河流的全部记忆。
      我相信,下一次再往北走、再往北走,那里一定有一片胡杨树在等着我,等着我穿过峡谷、穿越这条山冈上赤色的河流,去往远方,去寻找这些赤色丹霞遍布河西走廊的足迹……
  (原载2017年1月24日《甘肃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