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嘉峪关下雪了……………… 崔晓杰

时间:2019/03/04 来源:嘉峪关市文联 作者:崔晓杰

    啊,下雪了!
    飘飘洒洒,纷纷扬扬。静静地凝望着恣意飘飞的雪花,那么张扬却不失高雅,那么任性却显得可爱,想落哪儿就落哪儿,又因落地无声,并不惊扰你,就更显得矜持,着实让人喜爱。我惊喜的想告诉你,我看见雪了,我就站在那飘飘洒洒的雪中了……这是大西北嘉峪关的雪,是我家乡的雪啊!
    又是梦吗?拉开窗帘,天已大亮,一片蒙蒙。天空飘着似雨似雪的雾滴,沾在树叶上,半天才生成一滴水珠滚落。楼下冬青已泛着绿色,远处不大的梅园梅花绽放。只可惜少了雪呀!雪映梅香,无雪,梅的清冷孤傲怎么表现?应该是:玉花压在梅枝头,有白有红愈清新。冷香傲雪显风骨,赏雪赏梅诗作吟。少了雪的梅花总是不完美的!更想看到:寒风吹散雪绒绒,窗前琼英舞翩翩。
    太想去看雪了,想看我家乡的雪。还有家乡的人,家乡曾有的一切!我对老伴说。 
    老伴很是不屑一顾:“就你那身体,甭想到处乱跑。年轻时不注意身体,竟然在雪堆里睡觉……”
    还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的事情,为了那条贯穿甘青两省的“战备公路”,一支由几个基干民兵连组成的筑路大军奋战在海拔3800米的筑路工地上。为赶在“十一”前将某一段公路建成,向国庆献礼,筑路民兵们争分夺秒、不分昼夜地抢工期。在西北,在戈壁深处,还是“早穿棉,午穿纱,晚上围着火炉吃西瓜”的时节,一场突如其来的风吹雪,将通往冰沟的一段专线公路及整个大地辅上厚厚的一层雪,一片白茫茫。若是等上三五天,山下的雪是能化掉的。但在山上工地上,几个连的民兵筑路工需要的粮草、施工所用的原材料、炸药等物资供给受到影响,为了不影响工期进度,我们民兵排接到任务,在排长的带领下,前往通向冰沟的主要干道铲雪,打开通道。
    那时没有现在的铲雪车,除雪工具全靠我们手中的铲子。整整十个小时,真是拼命地干呀!当输送供给和筑路材料的卡车从我们身边开过时,我们欢呼着、雀跃着,激动兴奋的心情难以言表。然后躺在雪堆上,才感到肩酸背痛。
    那是一个讲奉献的年代!现在觉得只有在人民子弟兵抢险的时候,才能看到那时候的冲劲。汗落在雪堆形成一个小水坑,我们就小歇了一会儿,结果都感冒了,因为没有及时治愈,落下病根。后悔吗?不后悔!那是青春的写照,是一代人的情怀和骄傲!
    我要去看雪,看西北大漠深处戈壁滩上嘉峪关的雪,那是我家乡的雪!
散文世界
    西北的雪很少有静静地无缝无隙地下的时候,从未有过“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轩辕台”。好多年才偶尔碰上一次柔柔地下,只要下这样的雪,那一定是白嫩嫩的、软绵绵的,虽然不厚,却也能将大地铺得平平展展,把沟沟坎坎全盖平,一尘不染,洁白得让你不忍下脚去踩。雪,年年都是裹着西北风冽冽地下,更多的时候是狂风卷着雪,铺天盖地,将细细的雪沙裹着细细的石粒子急促地打在身上、脸上,刮得人睁不开眼睛。上班的路上,施工现场,寒风刺骨,顶风冒雪这一词有多么形象。为在戈壁滩上早日建成西北最大的钢铁基地,父辈们从全国各地汇集那里,不分昼夜地在建设工地上与风雪搏斗,和时间赛跑,将那座戈壁钢城耸起。而我们这代人又是怎样的兢兢业业,用科学的态度,炼出最好的钢,输送全国,为祖国的社会主义建没添砖加瓦!
    我们为之很自豪!
    那年真下了一场软绵绵的雪。那是一场厚厚的雪,是那种静静的、悄无声息的雪,就好像天上所有的云,如蚕丝般松松软软地落在这片苍茫的大地上。房顶上是厚厚的雪,地面上是厚厚的雪,一片片街区平房,仿佛快要被埋在雪里。母亲说那场雪是我们迁到那里十多年来最大的一场雪。
    雪不知疲倦地下了一夜,我们暖暖地睡了一宿。为能占住学校篮球场,并不知道晚上会下雪的我,提前约好了两个高年级特爱打球并打得非常好的同学,提前半小时到校。天刚刚有点亮,我们三个同学已聚在一起,朝学校大操场边上的篮球场走去。听着脚下踩着雪传出咔咔嚓嚓的声音,心里有股莫名的兴奋,便又故意重重踩着,丈量着脚印、步伐,然后捧起雪打起了雪仗……但在我的梦里,常常出现这样的景象:就在我们快乐地疯着闹着时,不知是谁轻轻惊呼了一声:快看。正在玩闹的我们,顺着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远处篮球场上,白白的雪,平平展展,将整个操场连成一片,在晨曦中闪着银色的光。一个纤纤倩影,在那一大片雪光中正翩翩起舞。我们放轻脚步,慢慢前行,生怕惊了舞中的女孩。“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芭蕾舞《白毛女》北风吹的场景真实地展现在我们的眼前。
    女同学嘴里哼着曲,伸展手臂,踮起脚尖,扭动腰肢,很认真地跳着,范儿十足。有些动作许是没跳好又反复跳着,雪地上已被脚尖踩出许多凌乱的痕迹,显然已是跳了好一会儿了。我们屏住呼吸,静静地看着那曼妙轻盈的舞姿。女同学梳着马尾,饱满的额上似乎有着汗水,俊俏的脸上泛着红晕,更显得有点冷、有点傲。那平平的、净净的、一尘不染的洁白大地,如同一个大大的舞台,只一人,跳着舞着,在忘我的投入中释放着她的激情、她的美好、她的向往……是怎样的挚爱,让她有着如此的情愫!好美的少女啊!
    找找同学,问一问,那个冬日,那个有雪的早晨,那个跳《北风吹》的女同学,是我的梦还是现实!
    那时没有相机,所有的美好都印记在脑海中。
    刻骨铭心的事,不论是美好的还是苦难的,都是最难忘的,并更愿意回忆的。
    我要回到我的学校看看,回到我下乡插队时的农村看看,回到我曾工作过的地方看看,回到这座与我一起长大的城市看看!
    此刻啊,我的亲友,你在家乡看雪花,我在他乡赏寒梅。片片鹅毛与你舞,绵绵细雨湿我眉。园林一隅幽香来,雪花梅花比谁美?? ? ?
    有多少年了,没有触摸雪花了,看雪真成了我白色的梦!
    楼下传来广场舞曲《又见北风吹》。王二妮的演唱,让北风吹再次吹进了千家万户。而由老艺术家原白毛女的饰演者领跳的广场舞《又见北风吹》,更是风靡一时。优美的旋律伴随着优美的舞姿掀起了广场舞又一次的热潮!
    明白了,为什么总说故乡难忘故土难离,因为那里有想念的人,有难忘的事,有熟悉的味道,有不舍的情结。有曾经的纯真,曾经的顽皮,曾经的梦想,曾经的磨炼……
    我一定要回嘉峪关,去看嘉峪关的雪!

 

本期责编/高建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