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击疫情,文艺志愿在行动】病毒来袭(短小说/贠爱迪)

时间:2020/02/13 来源:嘉峪关市文联 作者:贠爱迪

 

抗击疫情

嘉峪关文艺志愿在行动

 

编者按:

疾风知劲草,烈火炼真金。

在全市上下众志成城,抗击疫情的紧要关头,文艺工作者绝不缺席。从即日起,“嘉峪关市文联”微信公众号将推出“抗击疫情,嘉峪关文艺志愿在行动”专栏,即时推出广大文艺工作者牢记使命,自觉担当,积极创作的有关抗击疫情的文艺作品,生动反映全市各行各业抗击疫情战斗中涌现出的感人事迹和伟大精神,广泛宣传疫情防控知识等,为抗击疫情摇旗呐喊,鼓舞士气。

 

 

病毒来袭(短小说)

贠爱迪

                        

大年三十,刘梅正对镜梳妆打扮,准备去大哥家里吃团圆饭。杨军平忽然大声叫嚷:“呀!这是啥情况啊,怎么嘉峪关关城景区要在大年初一闭园?还,还取消了春节戏剧惠民演出活动……”

“谣言吧!”刘梅对着镜子打断了老公的话。

“新闻记者转发的消息,怎么可能……你听听,说是为了有效预防和控制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杨军平大声读着朋友圈里的信息,同时又想起了另一条已经被淹没在过年话题里的消息,翻了半天才找出来。“自2020年1月23日10时起,武汉封城了!——没想到一个小小的肺炎竟带有摧毁的力量啊!”

听到昨天武汉因为肺炎传染封城,刘梅生生地忍回了已经涌到嗓子眼的咳嗽。她感冒好几天了,一直发烧不退、咳嗽不断、头疼不止。老公几次劝她上医院看看,她却说:“不就是感冒嘛,女儿刚刚用医保卡帮我买了那么多的感冒药呢。去了医院,肯定又要输液,你忘了那年我感冒输液惯的毛病了,后来连续几年里每次感冒都非输液不可?”

刘梅是腊月二十五从西藏旅游回来的途中开始发烧、咳嗽、浑身乏力。她自我感觉是得了重感冒。因为每年冬天感冒都不离她,加上这次在西藏、西宁不顾寒冷地疯玩了一个多星期,她知道感冒是必然的。回到家的这几天,她一直按时按点服用感冒药,昏昏沉沉睡觉,现在虽然全身不再那么乏力而嗜睡了,但感冒症状依然严重。尤其咳嗽,两瓶止咳糖浆都喝完了,仿佛一点没有见好,倒是干咳使得她的肚子和胸部都有些疼痛。

担心自己可能得了肺炎,刘梅再也没心思捯饬脸了。武汉封城的消息她好像也在朋友圈里看到过,关于肺炎的报道更是看到过好几条,只觉得离自己很遥远,没往心里去。她赶快拿起手机翻看。找到了《人民日报》公众号,逐条细读,才知道权威专家已经确定新型肺炎病毒来自野生动物;全国已有29个省市确诊病例近千人,追踪到密切接触者近万人,死亡近30例。她一下吃惊不小,觉得自己板上钉钉是被传染了新型肺炎。因为她对照《人民日报》描述的新型肺炎确诊病例表现症状,自己几乎完全吻合。

刘梅心里真有些害怕。她认为这个肺炎和17年前的非典一样,在疫苗研发出来之前被传染的人凶多吉少,何况她本来体弱多病。

刘梅让老公给大哥发信息说:武汉肺炎疫情非常严重,为避免病毒传染,大家今年不要聚餐了。大哥电话里笑着问:“咱们谁也没有见武汉人,从哪儿传染病毒?”

大哥的话让刘梅的神经一下绷得更紧了。

她想起在西宁回嘉峪关的火车上,她所坐的那一节车厢里几乎都是从武汉回乡的人。记得她依稀听见几个姑娘叽叽喳喳说她们在武汉买不到火车票,只好坐了从武汉到西宁的飞机,然后从西宁转高铁回甘肃老家。

刘梅心想:她们一定是从武汉逃离的,一定携带了病毒!

刘梅的心一直往下沉。她甚至觉得死神已经来临。

“我要是真被感染了肺炎,老公也一定已经被我传染了,是我害了他……”刘梅不敢往下想。

没有人不怕死。刘梅的心里是慌乱的。她又给大哥发了不去吃年夜饭的信息;另外,忍着眼泪给准备好在大年初二,回来拜年的新婚女儿留言说:我和你爸爸临时报了一个旅游团去海南过年了,你暂且不要回家来,等我们回来了再通知你。理智告诉她,自己是一个病毒源,这样做是必要的。

很快,女儿回了信息:好的,知道了!

刘梅愣了几秒钟,仿佛倏然接到了一个失去女儿的消息,她的眼泪“唰”地就下来了:这个白眼狼!

几乎在几分钟内,刘梅悲伤地把自己的后事在心里安排了一遍,她决定把实情赶快告诉杨军平。她认为他体质好,万一能治好呢;也或许他抵抗力强,还没有被传染。

“你真是草木皆兵了!——再不要自己吓自己,就算她们真是从武汉回来的,未必一定都带了病毒!”

刘梅松了一口气。

但她的心很快又揪了起来。她看到朋友圈里疫情越来越严重的消息一条接着一条,不出门的倡议书、拒绝扎堆的承诺书满天飞,一条条急寻某某航班车次同乘人员的消息铺天盖地……她不敢往下看了,怕看到自己所乘的车次蹦出来。

恰如她所担心的,紧急扩散急寻的车次里真有18号从西安北到嘉峪关的D2687次列车。她眼前一黑,仿佛自己已经死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春晚都结束了,电视自己播放着自己的节目,一直埋头刷手机的杨军平抬起头,对蜷缩在沙发里似睡非睡的刘梅说:“这么多的医疗队,在除夕夜往湖北赶赴支援,看来这次疫情真的非常严重!”

“有甘肃的吗?”

“怎么能没有呢,看看,省陆军总院已经率先带队出发了。”

“啊?小小呢?”刘梅仿佛一下又被激活了。

“她是妇产科的医生,怎么可能去呢。再说她在休婚假。”

“不对,不对,我给她发信息说谎我们要去海南,让她暂且不要回来,她好像心不在焉的竟然没当回事,当时我就觉得不对劲!她是不是也……快,快打电话问问!”

“啵”一声短信回复:我正在开车!

“这大半夜,她开车去哪?”刘梅简直摸不着头脑了。又拨打微信。拨了几次,都是一声“啾”的短信回复:好的,知道了。

女婿的电话也一直回复:不要出门!

从大年三十到初三,刘梅收到了女儿509个:好的,知道了!收到了女婿301个:不要出门!

初五这天,刘梅从娘家侄儿的朋友圈里,看到了女儿在请战书上的名字和手印;听到了女儿对着记者的镜头说她怕妈妈担心,把手机设置了自动回复。她喜极而泣!只有三秒的视频,她看了无数遍。

此后的每一刻,她眼睛都舍不得离开手机,就怕一眨眼会错过一个有关女儿的消息。朋友圈和公众号里医护人员、科技人员、新闻记者、人民警察、社区人员冲上一线的镜头带给她的震撼,远远超过了新型肺炎。她把每一个白衣天使都当成了她的小小,把每一个人民警察都当成了小小的帅女婿,每一个画面、每一组上升的数据,都让她心疼的泪流满面。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的感冒竟自然好了;同时,她发现自己误把紧急寻找的18号的D2687次列车,当成了19号她坐的那一车次。

元宵节到了,病毒还在蔓延。刘梅立在窗户下看外面,在小区当志愿者值班的杨军平还没有回来吃饭,她看到整个小区冷冷清清,听不到喧哗,也没有往年的鞭炮声。但小区每家每户的灯都亮着。一直到深夜。

她刷着朋友圈里好的、坏的疫情消息,依然到很晚才睡下。半夜她做了一个梦,梦里她看见女儿和女婿回来了,女儿飞奔过来抱住她说:妈妈,我们胜利了!

刘梅把自己笑醒了。

一抹,满脸泪水…… 

 

作者:贠爱迪  嘉峪关市作家协会会员

 

审核/ 徐树喜

编辑/ 高建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