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翼下的丝绸之路——王金摄影作品

时间:2018/05/18 来源:读者欣赏2018年32期 作者:王林

  2018050163254


 丝绸之路从长安出发,一路西行,经过陇东地区,进入到河西走廊。它连接着古埃及,古巴比伦文明,古印度文明和古中国文明,是一条延续了几千年、横跨亚欧非得世界交通干道。

  让我们跟随摄影师王金的镜头,用前所未有的视角,从空中领略古丝绸之路的伟大神奇。


201805016322


陕西宜川黄河壶口瀑布


  古人用双脚丈量大地,历经艰辛,走出了一条横贯东西、跨越千年的丝绸之路。今天,就在古丝绸之路的咽喉要道和商埠重地——甘肃,摄影师王金同样为丝绸之路费尽心血,历尽艰辛,奔走在鸟瞰丝路的航拍之路上。   

  提起航拍,对于王金来说,已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当时,由于王金所在的甘肃省嘉峪关市热气流条件好,日照时间长,土地广袤,被国家体委和甘肃省体委选中,共同投资建成了一座滑翔基地,与澳大利亚、南非并称世界三大滑翔基地。1992年、1993年,嘉峪关市人民政府连续举办了两届国际滑翔节,吸引了世界各国的空中健儿前来参加表演和比赛。一时间万人空巷,动力悬挂、无动力悬挂、高山伞、轻型飞机、超轻型飞机、滑翔机、运动飞机、热气球等这些国人以前很少见的飞行器云集嘉峪关上空,让人目不暇接。作为当时电视台台长,王金曾多次带领摄制组报道了节日盛况,并制作了大型纪录片《飞天之梦》。从那时起,他就和航拍结下了不解之缘。   

  十多年前,一次去敦煌雅丹地貌航拍的经历,让王金无意间和几位朋友闲聊中萌生了航拍丝绸之路的想法。而在当时,无人机尚未在国内普及,航拍在民间也还是一项难以实现和富有挑战性的项目。最初;王金约了朋友们,策划了路线、拍摄点,租了拉三角翼的厢式货车,准备一起系统地航拍丝绸之路。但在具体实施过程中,空管、起降场地、军事管制区、机场、敏感区域等安全问题一一浮出水面,朋友畏于困难,最终放弃了计划。   

  中国境内的丝绸之路总长4000多公里,要系统地拍摄是一个浩大的工程。21世纪初的几年里,王金趁着为周边地区和青海西部地区拍摄画册租飞行器航拍的机会,化整为零,逐个区域地拍摄,陆续完成了丝绸之路甘肃河西走廊段和青海段的拍摄任务。   

  航拍期间,王金往返于丝绸之路东线、西线60多次。拍摄路程单程长达5000多千米,有的拍摄点往返三、四次之多。除了要面对技术上的难题,还要面临着天气、风向、障碍物等各种想象不到的困难。


201805016310


甘肃永泰龟城遗址


      2016年冬天,正是三九天,零下二十七八摄氏度,王金和三位年轻伙伴去陕西壶口瀑布和甘肃平凉崆峒山航拍。为航拍到满意的雪景,他们凌晨五六点就到景区等光线,手脚基本冻僵了。由于气温太低,回传信号时不时就会消失。一个多星期跑了5000多公里路程,由于劳累过度,加上寒冷刺激,眼睛反复充血,王金三四个月没敢看电视。这是冬天的寒冷,还有夏天的酷暑。2017年7月,王金和朋友带着无人机,再次造访了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一新疆霍尔果斯、帕米尔高原。到了吐鲁番,地表温度估计已达摄氏50多度。由于经验不足,起初几次航拍下来,无人机电池因温度过高,全部鼓包报废……但这些困难都没有阻挡王金航拍丝路的脚步。

    在航拍的过程中,独特的视角让王金记录下了不一样的丝绸之路,同时也让他深有感慨:曾几何时,在这条绵延了7000多公里古丝绸之路上,驿使飞奔,驼队往来,圣徒西行,互市繁荣;又曾几何时,金戈铁马,刀光剑影,一个个城池灰飞烟灭,又一个个王国就此诞生。镜头中那一座座空旷的故城不就是历史的最好见证吗?从空中鸟瞰,那一条条改道的河流,一处处干涸的湖泊,毁灭了多少昔日显赫的城市,消失了多少曾经剽悍的民族。由于人口的增加,又有多少绿洲桑田变成沙漠荒原。时过境外迁,物是人非,倘若不赶紧将这些遗址、遗迹记录下来,恐怕我们的后辈连他们的影子都看不到了。  

     每当想到这些,王金航拍丝绸之路的想法和脚步就会更加坚定。于他而言,丝绸之路如磁铁一般,始终吸引着他,成为他创作的一块沃土,心中的一个圣地。   

     由于条件所限,丝绸之路上还有一些著名的名胜古迹,尤其是陕西段的名胜古迹王金还未航拍到,只能待条件成熟之后再完成。  

     回塑过去二十多年的航拍历程,王金经历了被热气球从中倒出、起飞时差点撞到障碍物、降落时失去平衡、航拍时刺骨的严寒、拍摄中被扣下、无人机机坠毁等等诸多难以细述的艰辛和风险。但是,其中也有独特的乐趣。用他自己总结的一句话来说:“相同的是我们都用相机记录这个世界,不同的是我们记录的这个世界各不相同。” 


2018050163294

  

甘肃平凉崆峒山


河西走廊


      在今天的中国版图上,我们可以看到一条身居内陆腹地、自然形成的地理大通道。因为地处黄河以西,形似走廊,被人们成作——“河西走廊”。

     这条通道东西长约1200公里,宽数公里至近百公里不等,东起乌鞘岭,西至星星峡,以北是一望无际的腾格里沙漠、巴丹吉林沙漠,寸草不生,以南是白雪皑皑的祁连雪山,积雪中年不化。

     独特的地理布局造就了中原和西域的理想联络方式。从古至今,河西走廊一直都是中原通向中亚、西亚的必经之路,更是东西方文化交流史上一条黄金通道。


2018050163298


甘肃瓜州锁阳城遗址


201805016329


甘肃张掖丹霞地貌


2018050163299


甘肃高台骆驼城


2018050163296


甘肃嘉峪关关城


2018050163295


甘肃金塔胡杨林


2018050163253


 为抗击匈奴、经营西域,汉代在河西走廊“列四郡,据两关”, 两关即阳关、玉门关。两关皆在敦煌郡以西,是河西走廊的终点,出关即为西域。昔日象征边陲的关城早已荡然无存,一座汉代烽燧寂寞地耸立在墩墩山上。


201805016327


嘉峪关关楼盘踞在山谷高地上,两翼的城墙仿佛张开的巨臂,横穿沙漠戈壁,牢牢控扼住丝绸之路的咽喉。


 石  窟

 

 丝绸之路不仅仅是一条贸易之路,它在宗教和文化艺术上具有不可忽视的地位。宗教最先由印度传入中亚,之后逐步通过丝绸之路进入中原地区。敦煌莫高窟、天水麦积山石窟、永靖炳灵寺石窟、武威山梯石窟、瓜州榆林石窟、张掖马蹄寺... ...自魏晋北朝以来,这些密布于丝绸之路沿线大大小小的石窟寺在陇原大地落地生根,历千年而不毁,为甘肃赢得了“中国石窟艺术之乡”的美誉。


2018050163245


甘肃敦煌莫高窟


2018050163292


甘肃武威天梯山石窟


2018050163297


甘肃瓜州榆林窟


2018050163293


甘肃天水麦积山石窟


201805016328


甘肃张掖马蹄寺


2018050163291


甘肃永靖黄河石林——炳灵寺石窟



敦   煌


       敦煌,丝绸之路上的璀璨明珠,处于甘肃河西走廊西段。特殊的地理位置,使敦煌这一偏远的绿洲。“国当乾位,地列艮墟,水有悬泉之神,山有鸣沙之异,川无蛇虺。则无兕虎,华戒所交一个大都会”。从丝绸之路的“咽喉之地”,这就是横贯欧亚大陆的丝绸之路上的敦煌,它已成为丝绸之路上的一个重要节点和著名的文化符号。


2018050163241


甘肃敦煌月牙泉,鸣沙山


2018050163246


甘肃敦煌河仓城遗址


2018050163244


甘肃敦煌雅丹地貌


2018050163242


甘肃敦煌玉门关遗址


2018050163243


甘肃敦煌阳关遗址


201805016321


甘肃敦煌汉长城遗址



新   疆

   

     丝绸之路北道长安(今西安)出发,穿河西走廊,出玉门关,沿天山以南,循塔里木河西行,经高昌(今吐鲁番)、库尔勒、至疏勒(今喀什)、库车,西逾葱岭(今帕米尔高原),出大宛、康居,经里海、黑海以北草原与欧洲想通。位于亚欧大陆东西交通与南北交通交汇点上的新疆,毫无疑问成为这条伟大道路的重要通道。


2018050163252


新疆巴音布鲁克天鹅湖


2018050163250


新疆库车大峡谷


2018050163247


新疆吐鲁番高昌故城遗址


2018050163249


新疆帕米尔高原


2018050163251


新疆阜康天山天池



青    海


      在广袤的疆域中央,曾有一条旺盛的商路,它与丝绸之路链接在一起,被称为“青海之路”。当北方丝绸之路在4-5世纪陷于阻塞的时候,位于青海境内的古羌中道就开始繁荣起来,丝绸之路南道的作用因而凸显出来,“青海之路”盛极一时。这条古经由今天的西宁、青海湖、都兰、香日德、诺木洪、德令哈,贯穿广袤的青藏高原。越阿尔金山的西域,最后进入新疆境内到达鄯善、且末、和田,然后与丝绸之路西段重合。


201805016325


青海湖


201805016323


青海乌兰茶卡盐湖


201805016324


青海平安夏宗寺


201805016326


青海都兰霍鲁迅湿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