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 仁

时间:2018/08/01 来源:嘉峪关市文联 作者:寒荒

2018070312001

娜仁,女,蒙古族,中国舞大家协会会员,甘肃舞蹈家协会会员,嘉峪关市舞蹈家协会主席,嘉峪关市文化馆文艺辅导部主任,1985年9月考入甘肃省肃北县文工团工作,专业舞蹈。30多年的舞蹈生涯中通过不断辛勤耕耘,收获颇丰。

2018070312002

《筷子舞》《草原情》《牧民的喜悦》《飞腾的草原》《牧羊姑娘》《吉祥的哈达》等精品舞蹈,在省级、市级舞蹈比赛中分别多次获得表演奖和创作奖等一系列奖项。

2018070312006

1999年至2011年,她个人还连续多次被文化系统评选为“先进文艺骨干”。对待舞蹈事业就像热爱自己的生命一样,多年来把这种对工作的热爱转化为自己孜孜以求的动力,不断寻找学习机会,想法设法的能够让自己更好地在本职岗位上为群众服务,其中1995年、2011年在西北民族大学学习期间,还多次被评为“先进文艺骨干”。

2018070312009

自2004年调入嘉峪关市文化馆工作,主要负责全市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农村、社区等部门单位的舞蹈艺术指导、培训工作工作以来,就把自己明确定位为一民普通的舞蹈老师,开始了忙碌而劳累的生活。

2018070312004

这些年来,从了解嘉峪关文化,研究嘉峪关群众艺术爱好入手,到潜心创作、编排、辅导、节目、活动,辛勤的汗水,真诚的付出,收获了喜悦的硕果。

2018070312008

创作的作品《唐古拉风》《好日子》《酥油飘香》《喜乐年华》《蒙古人》等舞蹈在群众文艺演出中多次获得省、市大奖。培训人数达10000人以上,经过培训,一些文艺骨干还参加全国青少年才艺大赛,取得了优异的成绩。

2018070312003

因工作突出,2006年至2012年,连续两次被市文化广播电视局评为“优秀共产党员”。2010年获得全市“三.八”红旗手称号。

2018070312005

2014年参加甘肃省公共频道举办的“没你不行”栏目才艺大赛中荣获舞台表演一等奖。2014年《锅庄舞》荣获嘉峪关市首届雄关文艺三等奖。

2018070312007

2015年获得全市优秀志愿者称号。2015年被评为民族团结先进个人称号。2016年《梦中的额吉》荣获嘉峪关市雄关文艺三等奖。2016年荣获嘉峪关市最美志愿者称号。

2018070312010


长城脚下舞蹁跹(报告文学)

刘恩友

草坪环绕,花坛簇拥,鸟鸣鹊叫的街市,宛如一幅铺向祁连雪山的画,由北向南伸展。远远望去,广场跳跃着的那些灵动的舞步、那些轻捷的身姿、那些鲜艳的民族服饰,让这座叫嘉峪关的城市,每个傍晚都流淌出动感的旋律。“生活无忧,怎能不翩翩起舞?”这群舞者笑容舒展,舞姿灵动,让我欣赏得有些入迷。

2018070312011

“其实,他们先前没有一点舞蹈基础,刚开始学的时候,有些人一个星期都学不会一个基本的舞蹈动作。”娜仁看着这些街头她熟悉的舞者,在她眼里有些竟然舞姿是如此的专业。

20161205201

娜仁免费培训辅导的民族舞蹈像雄关脚下的太阳花,绽放在城市的街头。多少个日日夜夜,娜仁准时出现在嘉峪关雄关广场,出现在夏日夜晚的大街小巷,热爱舞蹈的老老少少都能跟着身穿多彩舞服、脚蹬红舞鞋的娜仁学习各种民族舞蹈,从而使“好日子舞着过”成为现实。

2018070312012

枕着阳光的心,梦想的种子就会发芽

《五十六个民族五十六朵花》是娜仁最爱跳的舞曲,哼唱着这耳熟能详的曲调,娜仁身上的民族舞蹈细胞就开始活跃。其实,我和娜仁并不熟悉,她是舞蹈家,我是业余学写诗歌的,因为受市文联安排,我走近了娜仁的舞蹈。当我看到嘉峪关的大街小巷,到处翩然着音符一样的身姿时,我分明感觉到民族舞蹈的旋律和长城丝路的合奏,也因此了解到踏着舞蹈的旋律一路走来的娜仁,一步步成长为国家三级舞蹈演员、中国舞蹈家协会会员、嘉峪关市舞蹈家协会主席、嘉峪关市文化馆辅导部主任,成长为参与社会、义务培训、免费服务的一颗璀璨的“雄关文艺之星”的人生经历。这个热心公益的民族舞蹈者,把美丽的舞步留在社区街巷,留在城市广场,普及到乡村晾晒场。

2018070312013

“娜仁”在蒙古族语中寓意为“太阳”。30年前,这个蒙古族的小“太阳”凭栏遥望,那些形舒意展的姣美身姿、随风飘舞的缭绕长袖,令她如痴如醉,梦想的种子在她心中生长发芽。

1985年夏天,娜仁中学毕业后考入肃北县乌兰牧骑文工团,成为专业舞蹈演员,从此迈上了一条令所有蒙古族女孩向往的道路。

201605251046

 内行人都知道,学舞蹈是个苦、累、枯燥的选择。为了练习基本功,睡觉的时候,娜仁把自己的两条腿绑在床的两端,晨起时腿都失去了知觉。凌晨5点,娜仁又搓揉着麻木的双腿,悄悄起床只身来到练功房,这朵小小的“太阳花”,沐浴着星光和月色,积蓄着怒放的力量。

艺术的路上,靠的不仅仅是勤奋,更需要一定的天分和文化知识积累。天资聪颖,酷爱学习,娜仁将每一个故事、每一个人物都表达得准确而生动。在舞蹈的旋律中,娜仁留下一串串精彩的足迹——

2018070312014

 1986年至1987年,娜仁被派到内蒙古军区政治部文工团学习,期间被特邀参加了内蒙古成立50周年大型文艺演出,获得好评。1993年至1995年,娜仁在西北民族学院进修期间,多次参加大学生文艺会演,她的独舞《牧民的喜悦》荣获一等奖。

1996年至2004年这段日子,娜仁在肃北文工团担任舞蹈教练、编导等,所编排的作品《雪山情》《沸腾的草原》《牧马人》《雪山迎宾舞》《祝福》等群舞、双人舞、独舞,分别荣获了多项省、地级奖项。

2018080116

2004年11月,娜仁离开肃北,调入嘉峪关市文化馆,担任群众文艺辅导等工作。至此,她的舞台扩展到长城脚下的雄关大地,她把成长路上的那种勤奋和坚韧,融进了今天的义务服务城乡群众之中。

“舞蹈是我最擅长的语言,我对生活的诠释,对感情的表达,都体现在我的舞蹈中。”凭着对民族舞蹈的热爱和执着追求,娜仁在嘉峪关这个广阔的舞台上,舞出了炫丽的旋律,取得了可圈可点的成绩。十多年来,娜仁利用业余时间给农村、社区、企业、学校辅导演出节目,先后组织开展了锅庄舞、安代舞等各种民族舞蹈免费培训1200多期,学员达到两万余人。

2018070312015

 舞蹈走近群众,就释放出庄稼与土地相融的味道

追逐着阳光的温暖,娜仁的舞姿跳在村庄与田园、禾苗与庄稼地的间隙。嘉峪关市每一个村的文化活动室、晾晒场,甚至是农家小院里、院前公路上、田边地埂上,都留下她悉心辅导农民朋友跳舞的身影。

冬季农闲时候,更是娜仁最忙的季节。前些年,娜仁还没有学会开车,没有便利的交通工具,娜仁就乘坐交通车,有限班次的几趟交通车常常让她站在雪地里一等就是一个多小时,等到达目的地,腿脚几乎冻僵了。但每当看到农民朋友穿着大棉袄、围着大头巾,用热情洋溢的笑脸和充满期待的眼神站在风雪中等待,她就像一团被点燃的火,全身心地投入到辅导培训中,很快忘记了寒冷。

201409221759

夏季农忙时节的乡村,蛙鸣鸟叫中也充满民族舞蹈的旋律。为满足农民朋友们对文化生活的需要,她总是晚上7点钟出发下乡,等农民朋友忙完农活稍事休息后,9点半才开始辅导,这样一直忙到半夜一两点才能回家,虽然累得爬楼梯时腿都抬不动,但她的心里却充实而满足。

娜仁说,当时农村条件还不好,文化生活比较单调,没有场地,没有音响,就凭着录音机在门前的空地上跳。有的妇女刚从地里干活回来,手上还沾着绿草汁和泥巴就围过来,这种富而思进、富而思乐的精神让她受到无形的鼓舞。民族舞蹈原本可以是田野中的禾苗,可以是路边的小花,吸吮着太阳的光芒,在生长中滴落出泥土的味道。娜仁从这些刚从长城边上地里走来的农家妇女身上,深切地感受到这些。于是,她一招一式地认真教她们,尽管她们学得很慢,和她这个专业舞蹈者不相合拍,有时候一天才能学会一个动作,但这些农家妇女对民族舞蹈的渴望和热情始终打动着她的心,让她从不敢怠慢。

2018070312016

真正的民族舞蹈,是心灵之舞,是自然之舞,而不是技巧之舞。这些满手沾着草汁和泥土的农家妇女,是在用庄稼一样朴实的心灵对土地诉说,她们的一言一行感染、感动着娜仁。娜仁说:“只要人们喜爱舞蹈,只要大家需要,我愿意在交流、培训和传播当中,带给大家艺术的享受和生活的快乐。”

在培训新城镇长城村妇女学习广场舞时,由于白天村民们要忙农活,娜仁便晚上8点准时“出场”。刚开始,有些人还比较保守,觉得自己是庄稼人,笨手笨脚与跳舞无缘;有些人觉得自己跳得不好看,不敢跳。面对这些顾虑,娜仁就耐心地开导她们:“别怕,跳差了也没有什么,权当锻炼身体。再说了,我们干了一天活就当是放松一下呀!”

在她的鼓励下,越来越多的村民加入了舞蹈行列。娜仁陪着她们,一个动作、一个动作地教,一个舞蹈、一个舞蹈地练。后来,村民们对民族舞蹈的热情越来越高涨,许多村民通过民族舞蹈找到了生活的乐趣和自信,很晚了还意犹未尽、依依不舍。

201409221759201

“那段时间馆里白天活动多,一个夏季我们就开展了40项文化惠民活动,培训了新城镇近200名妇女,学会了各种民族广场舞,现在这些人已长期活跃在乡村大舞台上。”说起培训,市文化馆的一个年轻干部深有感慨。

“有一次我们村上要搞文化活动,让我们村民小组拿个节目,刚好我们组有四个人跟娜仁老师学过舞蹈,我们四个人就想排练一个小节目,但我们心里没有底,就晚上打电话给娜仁老师,让她来指导一下。当时娜仁老师都生病了,可还是打的赶过来了,并在简陋的土房子里认真给我们四个人排练了一个节目。”说起娜仁,村民张霞还十分动情。

而娜仁则说:“通过辅导农民,我才深刻理解了舞蹈家杨丽萍说的那句话:每个人都是舞蹈家,只是我们在不同的地方起舞。”

一个夏天,娜仁都和她们亲密地在一起,让长城村的妇女们学会了很多种民族舞蹈。这些村民不知道——这一个个晚上为她们义务辅导的娜仁老师,除了是利用自己的休息时间来教他们跳舞之外,还由于常年的教舞、跳舞,由于多年的舞蹈工作,她的脚踝和手腕患上了严重的伤痛,经常疼痛难忍,实在忍不住了就停下来站一站,然后依然满脸微笑地将最精彩的舞姿,展现给这些喜爱舞蹈的人们。

嘉峪关市文联主席赵淑敏说:“精神对生活的影响是不可忽视的,娜仁付出的这份热情和劳动,有效充实、丰富和活跃了城乡普通百姓的业余文化生活,真正实现了好日子舞着过的美好愿望。”

2018070312017

 舞蹈付出的不仅是汗水,更多的是责任和担当

文化工作的重心不仅仅是“下移”,而是要扎根在群众中生长。这就要求专业舞蹈要和群众相结合,要能放下架子,这一点,娜仁的舞蹈名副其实地做到了。

那是一个夏天的傍晚,晚饭后娜仁和丈夫在街上散步,听到熟悉的锅庄舞舞曲,娜仁停下脚步循声望去,看见不远处有几个人在路边空地上跟着美妙的音响不伦不类地跳舞。

娜仁想,天哪,这么好的锅庄舞,跳成这样岂不可惜?她就对丈夫说:“我应该教教他们。”

丈夫开玩笑地说:“那你现在就给她们跳一曲。”

娜仁就走过去对这些舞者说:“我来给你们示范锅庄舞,你们跟着我跳看行不行。”

那几个人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她,但不一会儿就被她专业的舞姿所折服,就兴高采烈地跟着她跳了起来。

娜仁深深地懂得,一块块砖只有堆砌在一起,才能盖起万丈高楼;一滴滴水只有融入大海,才能获得永存。在嘉峪关市文化局召开的一次会议上,娜仁向时任文化局副局长的雷丽副局长建议,能不能在全市推广包括锅庄舞、安代舞、蒙古舞在内的所有民族舞蹈。这一建议,正好与文化局提出的“让群众当主角,普及群众性文化活动”的思路合拍。于是,一场由市文化局牵头,文化馆具体承担的民族舞蹈培训在全市展开。这更激励着娜仁给农村、社区、企事业单位辅导排练节目的热情,从蒙古舞、藏舞等民族舞到现代舞的多个基本动作,她都逐一教授、点拨,无数舞蹈爱好者在她的义务指导下,成为社区、乡村、企业、学校的文艺骨干。

其实,娜仁也许还没意识到,就是这个小小的建议,已足够体现出一个舞者的社会责任心和担当精神。她的这种精神不仅体现在群众艺术培训中,还体现在她带领嘉峪关市舞蹈家协会的会员长期坚持的志愿服务义演中。

嘉峪关市舞蹈家协会成立两年来,在娜仁的带领下,策划并参加省市工会、妇联、文联的大型演出活动;带领舞蹈家协会骨干对48个社区,开展舞蹈讲座;组织“文化惠民月”“嘉峪关市首届文化旅游节奇石展”“嘉峪关市民族团结月”“嘉峪关市文联文化进机关、进社区、进校园、进企业、进农村、进部队”“雄关大舞台”等各项义务演出活动,场次过百,受众达几万人次。

市舞蹈家协会会员都是兼职的,没有经费,舞者们来自不同民族,不同职业、个性迥异,有时候接到演出任务,时间紧、责任大,会因为沟通不够、理解不充分而产生一些矛盾,面对这些,身为协会主席的娜仁总能以包容的心,高尚的人格魅力,像一位贴心大姐一样,耐心地团结每一位热爱舞蹈的会员。

只要付出足够的努力,石头缝里也能开出美丽的花。就这样,娜仁和她的团队,跟随市文联文艺志愿者服务团,冒严寒走进部队、企业、学校,顶烈日奔赴大漠深处,成为每一场演出中都不能少的身影。娜仁用实际行动诠释了志愿者奉献、友爱、互助、进步的精神内涵,付出了辛劳,服务了他人,提升了自己,收获了喜悦。

今年全市“永远跟党走”歌咏比赛期间,市文化馆负责舞台服务工作,从彩排到决赛整整六天时间,当时正是日头高晒、炎热难当的季节,作为文化馆的舞蹈业务负责人和市舞蹈家协会负责人,每场比赛娜仁总是早早来到现场,带着大家铺台子、摆桌子、搭阳伞,组织参赛队签到,安顿比赛的各项事宜。一场比赛下来,脸、脖子、胳膊、手都晒得不成样子了,身体也累瘦了。当别人心疼地问她时,她却风趣地说“正好不用再减肥了!”

娜仁的“领舞群众新生活”既是一份热爱,更是一份真实的责任和担当。这座祁连山边的城市,因为舞蹈而更衬托出长城般庄严的神韵,美丽的民族舞蹈在长城脚下也染上了神圣的色彩。

“对舞蹈的追求和热爱,我永远都不会褪色。”

“提腕、压腕,前倾、后仰,好,再走一遍……”这是娜仁一次次教、一遍遍示范舞蹈动作的场景。

“大家在学习民族舞蹈的过程中,加强了各民族文化习俗的了解,更增进了民族之间的友谊。”这是娜仁的切身感受。

嘉峪关市是个移民城市,这里生活着除台湾籍居民外的其他所有省市区的人,涵盖了二十多个民族。为充分发挥少数民族演员的表演优势,娜仁还组织排练了少数民族服饰秀——歌伴舞形式的《酒歌》,部分参演的汉族演员自己没有服装,娜仁老师总是想方设法从其他少数民族演员那里去借,甚至把自己女儿心爱的蒙古袍也拿了出来,使这个节目成为舞协最具特色的一个保留节目。

舞蹈不仅仅是娜仁的事业,更是生活中一个可以带给她无尽欢乐、无尽遐想的梦。2013年为参加全市职工舞蹈大赛,娜仁组织创编了非常接地气的蒙古族女子筷子舞《美丽的萨日郎花》,一举获得一等奖。凭着对舞蹈的挚爱,娜仁创作的群众文艺演出多次获得省、市大奖,三八红旗手、全市优秀志愿者、文艺志愿服务进基层先进个人、优秀共产党员、全市民族团结先进个人等各种荣誉纷至沓来。

面对这些成绩和荣誉,娜仁发自肺腑地说:“是祖国温暖的大家庭为我提供了广阔的舞台、创造了优良的条件。舞蹈带给我的是付出的充实、工作的快乐、收获的喜悦和生活的幸福!”

但对家人,她又有说不出的愧疚。“她比市长还忙,简直就是个工作狂!”这是娜仁的丈夫经常嗔怪地对她的评价。“一个文化馆辅导老师怎么会这么忙?别人都是八小时工作制,她是全天候工作制。如果不是家里老人和小姨子帮忙照顾,真不知道女儿该怎么长大。”

“总算全家人在一起好好吃了个饭!”娜仁上高中的女儿总是期待着合家团圆饭,但在娜仁家却显得有些奢侈——因为她的妈妈的确很少能按时按点坐到饭桌旁。

从丈夫的抱怨和女儿的期盼中,娜仁知道,家人这是心疼她伤病的身体吃不消、心疼她付出的辛苦撑不住、心疼她无休无止的舞蹈追求无止境……因为哪里有活动,哪里就有舞蹈家协会会员的精彩演出;哪里有舞台,哪里就有娜仁穿着蒙古袍那庄重而飘逸的身影。

市舞蹈家协会张老师说:“《雄关大舞台》开办之初,由于大家的认识还不够,参与演出的节目少,为保证演出,娜仁主动承担起大舞台理念的传播和辅导带动工作,不论是在社区辅导还是在机关单位辅导,她总是不忘向雄关大舞台推荐优秀节目。当每周一期的《雄关大舞台》搬到雄关广场后,为活跃演出现场氛围,每期演出前她都安排了锅庄舞的环节。娜仁老师不但组织舞蹈家协会员们积极参加,还总是带着大家绕场起舞,引得周围的群众和场内的观众纷纷加入到锅庄舞的队伍里欢快地一起跳了起来。” 

娜仁的舞蹈似一抹冬日暖阳,照进那些需要温暖的角落。2007年,出生于残疾人贫困家庭的6岁小娟子,由于父母无力送她到舞蹈班学习舞蹈,喜欢跳舞的她只能趴在门边儿,偷偷看着别的孩子穿着漂亮的舞蹈服,在宽敞的练功厅大镜子前舞蹈。了解到小娟子的情况后,娜仁把她带到文化馆少儿舞蹈培训班,为她买来了练功服装、鞋子,并免费让她与其他孩子一起学习舞蹈,一起参加演出,为孩子的童年留下了多彩的回忆。

和娜仁老师走在大街上,不时有人和她打招呼。有的老远喊她“娜老师”,有的叫她“娜仁大姐”。娜仁深有感触地说:“我2004年刚由酒泉市肃北县文工团调入嘉峪关文化馆,还觉得自己这个专业舞蹈者在这里很孤独,但是间隔几个月在嘉峪关市农村、社区、广场融入群众中间,让我很快找到温暖、找到动力、找到价值。现在只要一出门,我就觉得自己无论是在城里还是农村,到处都有朋友,一点都不孤单。此时此刻想起过往,对舞蹈的热爱和付出都值了。”

金丝缎带装饰着生活,光阴在裙袂上流转。舞蹈同样可以传递正能量,为这座她热爱的城市培植起一种精神气质。一次又一次的免费培训、一场接一场的义务演出在等着娜仁和她的同伴,还是没有任何怨言,也没有什么豪言壮语。

娜仁说:“对舞蹈的追求和热爱,我永远都不会褪色。在长城脚下跳舞,再累也幸福!”这是娜仁真实的生活图景,也是雄关脚下群众文化艺术的一种生长状态。

岁月在一天天、一年年地飞逝,娜仁的这种义务服务活动一坚持就是多年。沐浴着祁连山顶初升的朝阳和明亮的月色,娜仁义务给大家教的各种民族舞,舞成了时光多彩的旋律,舞成了长城脚下最浪漫的一种城市表情。在这个生长舞蹈的丝绸路上,娜仁虽没有飞天的神奇长袖,却以自己的独特方式完成了接力,让民族舞蹈在泥土里开出了绚丽的花朵。

 

本期责编/高建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