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丰元

时间:2018/06/25 来源:嘉峪关市文联 作者:寒荒

201806223001

周丰元 男, 1954年8月生,山东商河人。中共党员,系全国邮政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民俗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著作权协会副首席代表(聘),甘肃省摄影家协会会员,嘉峪关市摄影家协会会员,历任嘉峪关市摄影家协会第二、三、四届理事会副主席,现任嘉峪关市摄影协会名誉主席。嘉峪关市邮政局工会干事,2014年退休。

201806223013

1982年从事摄影创作。摄影作品《河西小姑娘》在甘肃省青年摄影协会举办的河西三地两市摄影大赛中获银杯奖。

201806223018

《雨后嘉峪关》分别获今日中国第三届全国摄影艺术家精品大赛二等奖、人民日报“绚丽甘肃”全国摄影大展一级佳作。入选“天华杯”精品丝路绚丽甘肃全国旅游摄影大展;

201806223011

《买了金大地收获有希望》获全国邮政摄影比赛佳作奖;《一丝不苟》获全国邮政摄影大赛优秀奖;

201806223022

《永恒嘉峪关》获“美丽中国 文化风采”全国摄影大赛一等奖。《高原金秋》入选“中国好风光”全国摄影大展;

201806223024

《寒风》入选“大美青海天境祁连”全国摄影大展;在中国旅游摄影协会举办的“邮景.邮情.邮故事”全国摄影作品征集中,《服务三农》等三幅作品入选;

201806223008

《风雪绿衣人》入选中国文学艺术联合会、中国摄影家协会举办的“好山好水好人好事”大型摄影创作征集主题展览。

201806223023


周丰元:探索与坚持

 回 静

周后源(又名周丰元),嘉峪关市邮政局工会干事。1982年从事摄影创作,1985年加入嘉峪关市摄影家协会。全国邮政摄影家协会会员,甘肃省摄影协会会员,甘肃省现代摄影学会会员,现任嘉峪关市摄影协会副主席。

201806223005

周丰元与摄影最初的邂逅,其实是源自初为人父的喜悦,1982年,周丰元和妻子迎来了一个可爱的小生命,在朋友的怂恿下,他第一次动了用相机记录下孩子成长点滴的想法,“当时我还没有自己的相机,就借朋友的相机,给孩子拍照,看着洗出来的照片,觉得即有意思又有纪念意义。”那时的周丰元,尽管开始对摄影感兴趣,可也仅限于记录生活中的点滴。

201806223021

1983年,周丰元买了自己的第一部胶片相机,不但可以随时记录生活,更可以拍下工作中的人和事,这也成为了周丰元爱上摄影的一个契机,“真正让我从单纯的记录变成创作的,是1984年,省公司举办影展,要求的题材是‘邮路’。”

201806223019

那时的嘉峪关关城周围还很荒凉,周丰元就将自己创作的地点现在了这里,“那时关城周围都是荒滩戈壁,我们的邮递员孤零零的走在送信的路上,我拍下了这个场景,没想到这幅作品竟然获了奖,也是因为这次经历,让我对摄影另眼相看,也给了我最初的创作动力。”

201806223012

从那时起,周丰元爱上了摄影,“进入这个圈子以后,接触到更多热爱摄影的人,大家在一起共同创作、交流思想心得,不仅能提高自己,这个过程本身也充满了乐趣。”相比于很多人单纯的喜欢拍摄唯美的照片,周丰元更希望自己的作品里能有思想、有故事,“很多人看到前人的成功,就一味的顺着前人的路走下去,人家拍什么,他们也跟着去拍,可我心中的摄影不应该是这样的,它应该是属于我自己的,从最初的构思,到创作的过程,再到成品出来,整个过程充满了我自己的想法和努力,最后的作品也要能和我的思想产生共鸣。”

201806223010

为了追寻这种“自我”,周丰元经常会说走就走,“当我有创作欲望的时候,只要想好了要拍什么,不管目的地多远,我收拾好东西就会马上出发,去实现心中的构想。”在周丰元的镜头中,大漠戈壁壮阔而苍凉,一花一木也展现出别样的风情,“我喜欢拍风光,特别是咱们大西北的风光,戈壁、峡谷,面对这些的时候,我总是会有无限的创作热情。”

201806223017

2012年,周丰元开始接触到“星轨”拍摄,“星轨,顾名思义就是星星在夜空中的运行轨迹,这类的作品我以前看到过,可却从来没有自己尝试过。”2012年秋天的一个晚上,十二点半左右,周丰元接到一位朋友打来的电话,“那个朋友问我看没看过拍摄星轨的作品,想不想自己试试,我当时就心动了,决定和他一起去试试。”两人出发时已经将近凌晨一点,他们开着车来到嘉峪关东北方向的一处开阔地上,支起相机,开始了第一次的尝试,“我们反复尝试,摆弄了很长时间,可最后照片出来却有点让人失望,我们失败了。”

201806223009

那次失败并没有打消周丰元拍摄星轨的决心,他查阅更多的资料,跟前辈、朋友请教,自己不断的尝试,总算是掌握了记录“星星脚步”的办法,为了拍摄星轨有时还要经历“惊心动魄”的时刻,“去年有一次我到嘉峪关旁边的小魔鬼城去拍星轨,刚支好相机时我还挺淡定的,可是到了后半夜,我的心态却轻松不起来了。”

201806223007

四周一片漆黑,除了风声就只能听到相机的快门声,时间慢慢的过去,周丰元更加紧张,“那种心情用语言是无法形容的,我当时紧张到用带的衣服把自己裹的紧紧的,用手电不断地照周围,害怕会突然跑出什么袭击自己。”

201806223015

这种紧张一直持续到破晓时分,天空开始微微发白,周丰元的心也渐渐安静下来,“后来那张照片出来,效果很不错,可是回头看看,会发现那天晚上的经历不但难忘,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很美好,对我来说,这就是摄影最有魅力的地方。”

201806223004


201806223002


201806223016


201806223020


201806223003


201806223006


本期责编/高建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