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丽莉

时间:2018/12/04 来源:嘉峪关市文联 作者:寒荒

20181201100

于丽莉(旎姗),女 ,1969年10月生,山东省海阳市人。

20181201102

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甘肃矿区文学协会副主席、嘉峪关市作家协会会员。九三学社社员,嘉峪关市第九届政协委员。兰州大学新闻与传播系研究生毕业。曾就读于北京鲁迅文学院作家班,并于1992年加入甘肃省作家协会。现供职于中核四O四有限公司新闻中心,从事编辑、记者工作。

20181201107

作者个人文字及图象信息等相关资料收入《二十一世纪人才库》。迄今,已在国家级、省级、报刊杂志上发表小说、散文(含散文诗)、诗歌、报告文学及通讯等体裁千余篇(首)。

20181201105

中篇小说《桃花溪畔相思槐》《绿梦》受到读者好评,其中《绿梦》被改编成电视剧,作者应邀饰演女主角杨柳。

20181201113

散文《愁对黄河水》收入《建国五十周年.甘肃文学作品选萃》(散文卷)。散文《天涯流云》在1991年《甘肃工人报》“晨笛”文艺副刊综述中被称为该年度最佳散文。

20181201106

出版个人诗集《沙漠玫瑰》(作家出版社)。出版诗歌合集《行走的月光》(作家出版社)。报告文学《第一颗铀球》被收入《中国大三线报告文学丛书》之《穿越大裂谷)。

20181201103

《壮哉,十五岁的年华》(合作)获“陇原好少年”报告文学征文优秀奖……作品在国家、省内、地区各种征文活动中多次获奖。

20181201110

其中:《我的爱好》在首届“我的人生”全国征文大赛中获奖,并当选为创作员代表出席大会;诗《禅》于1996年获奖并被中国当代作家代表作陈列馆收藏;

20181201104

《骆驼草》《咱们的消防兵》分别获纪实文学征文奖;现场新闻《三月春风满核城》、人物通讯《廿载苦炼成绝技……》新闻特写《人人为师》等获甘肃好新闻。

20181201114

诗歌《历史的年轮》获抗战胜利70周年二等奖,《总有一种责任在心头》获省统战部征文三等奖。

20181201111

参与中核四0四建厂60周年系列丛书《核城往事》《核城记忆》《我的核城》等书籍的编攥工作,担任责任编辑、副主编。

20181201101

我的核城

旎姗    

站在车如潮水的长安街头,我却在心中一遍又一遍地呼唤着我的核城。虽然一头是极度的繁华,一头却紧连着荒凉。

哦,我的核城,西北大漠深处的核城,静静地谛听着黄沙,静静地感受着风雨,静静地守候着太阳,静静地仰望着星光的核城。

当破壁而出的飞天甩起长长的水袖,拂落缤纷的花雨,核城,你就是其中那片带血的花瓣儿——让我的目光触摸你全部的记忆;让我饱含着泪水在心中,成百次成千次成万次,默念你沉甸甸的名字。

纷杂的思绪重现了往昔,当冲天而起的蘑菇云散尽以后,核城,在轻轻的圈点中浓缩成一个感叹号;当光荣与辉煌退隐成历史,核城,面对困难,虽举步维艰却依然风雨兼程,走向更遥远的明天。

逝去的时光无法逆转,无论季节修长的手指是如何漫不经心地剥落着一片又一片枯叶,而我的核城,你始终郁郁地绿在我灵魂的深处,与我的血液我的呼吸交融,就仿佛被初春温柔的暖阳紧紧拥抱着的胡杨,静静地泛着生命的灵光,使我追逐有脚步绝不会因山高水长而缺少力量——核城,你已在不知不觉中生长成为一种信念的图腾,支撑着我的希望与梦想,激励着我前行,不断地去寻找。

20181201116

在大学读书时,曾遭受过那些来自大都市的同学的白眼儿,我被不友好的人讥讽为“大漠流民”的后嗣。当我以顽强的毅力、杰出的表现、优秀的成绩,击败所有对手之后我赢得了掌声;在赢得尊严的同时也赢得了为我的核城正名的机会。终于,我可以满怀着自豪把核城辉煌的历史告诉那些轻视过核城的人,告诉他们有着核城的过去和今天。告诉他们,只要在核城生活过就凡事都不会轻言放弃;只要在核城生活过就会深刻地参悟如何在逆境中奋起。

一次又一次,我不厌其烦地同别人讲起核城,并不是为了满足虚荣的炫耀,而是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核城——了解核城人曾怎样用青春之火点燃无悔的追求;曾以怎样无私的胸怀做出“安下心,扎下根,戈壁滩上献青春,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的抉择;曾有多少攻关人熬过了一个又一个不眠之夜,攻克了一个又一个技术难关……最终用汗水与泪水乃至鲜血和生命拿出了中国“争气弹”的心脏——第一颗铀球。这闪光的铀球,焕发着令世人瞩目的光彩,而姜圣阶、张同星,还有许多平凡而普通得像戈壁沙砾一样的创业者化作了天边默默无语的星辰,在黑夜的长空凝视着核城的万家灯火。

当新世纪的钟声开一扇崭新的大门,核城又开始续写新的篇章。征程漫漫,任重道远,而肩负着重担的核城依旧脚步匆匆,一直向前,向前。因此,我对我的核城别梦依依,心牵魂绕。

我的核城,当我独自迎着蒙蒙烟雨,走过江南如诗的小镇,我总爱把黄沙漫漫的大漠从记忆深处拉出来作比较。比较后,却总是说不清更爱江南还是大漠;当我静静地端坐于船舱看海上升明月,东海边呢喃的海风反而会使我忆起呼啸的漠风……我最终明了:无论我走到哪里,无论我面对怎样的环境,我都会在不知不觉中寻找我的核城。即使是身在繁华的京都,即使是站在流光溢彩车如潮水的长安街头,我也无法忘却我的核城更无法抑制住我对核城强烈的思念。毕竟我是土生土长的核城人,三十多年了,一万多个日日夜夜,大漠的雪水早已渗透了我的血液,并无时无刻不在与我的心潮一同澎湃;三十多年了,一万多个日日夜夜,大漠的风沙磨砺了我的意志,使我最终懂得生命的坚忍和奉献的悲壮。

哦,我的核我渴望听到你新的歌声,渴望看到你新的飞翔。

20181201109

心随景动 

旎姗

未曾启航,心已出发。一次因气温骤寒而一推再推的文学笔会,最终还是催我们上路。追逐阳光的温暖,众文友分乘四驱,欣然出行。车轮滚滚,穿越闹市,一路向西,再向西……

人与人相约,车与车相随。沿路前行,行至无路处,广袤大戈壁豁然呈现。生机勃勃的红柳、芨芨、沙棘、骆驼草……呼啦啦列作长阵,兀自迎面扑来,迷了眼,乱了心。意欲躲闪,却又逼得人不能不看,不能不想。景,入人眼。心,随景动。叹,万物之灵长,置身苍茫戈壁,却是如此这般的渺小。

土路,亦是路。尘土飞扬,砾石滚动。一路颠簸,一路狂突。扬起的沙尘,发出的尖叫,恣意宣泄着我们困守钢筋水泥丛林久滞于心的郁结。此番,是肉体的出游,更是灵魂的放逐。

停车止步,立足沙丘。纵目四顾,雪峰眼底尽收。置身戈壁,极目苍穹,一切皆有生命,万物皆有佛心。偶有鸟儿疾飞,未曾细观,已逝天边;其声渐远,其影渐淡——这大漠的精灵,世事洞察,禁语旁观,只以飞翔的姿态,诠释生命存在的真实。清音潜入云霄,化有形为无形。

伫立戈壁,你有一千个理由一万个理由把自己想象成一棵会呼吸会思考的树。

根,深深植于大地,冥想过去、现在、未来。

枝,奋力直指苍穹,感受雷霆、云霞、流岚。

叶,尽情敞开胸怀,拥抱晨曦、朝阳、暮霭……

然而,置身于戈壁的你,就是一棵树,就是一棵有思想,会呼吸的树。

此时,周边那无形的气场,挤压得你透不上气来。此刻,你只想仰首向天,振臂长啸。此时此刻的你,从远古出发,以直立的姿态,站成荒原永恒的坐标。呼吸,生命接受岁月的洗礼。呼吸,生命如永不干涸的河流,源远流长,生生不息。而你的思想,攀过雪山,漫过荒原,前行的脚步从不停歇。你,坚守着脚下的位置,走过岁月的年轮。置身戈壁的你,最终以树的符号,穿越时光隧道,赫然刺破长空。

雪,苍茫茫直压山峦,远观好似玉龙,昂首摆尾,意欲飞腾。

云,轻盈盈点缀苍穹,仰视恰如玉人,低眉掩面,欲语还休。

水,清凌凌傍山穿行,远眺宛若玉带,曲折蜿蜒,奔流前行。

那雪,千年不化;那云,遥不可及。那水,那沿着大峡谷流淌的水呵,从雪山深处执著地奔涌而来,一路浅笑,一路欢歌,渐行渐远,渐远渐隐……终与天相融,天水共一色,空灵绝清尘。

心随景动。众文友沿着大峡谷进发,奔向冰沟,奔向天生桥,奔向梦一般神奇的大戈壁。心弦,在这一刻被无形的手拨动,丝路花雨,落英缤纷,撒落无声。

此时,画家手中的笔,恣意挥洒,在啧啧称赞声中将山中的景物一一定格。眼前美景看不足,山中美景画不尽。美景入画,比画更美。此刻,诗潮也在诗人们的心中涌动,多年无诗却突然来了灵感。心窗轻扣,被称作冰沟的峡谷,以及峡谷中的天生桥一一入诗。字字藏天机,句句隐禅意。

心随景动。复上路,众文友依旧沿着大峡谷一路前行。行至险要处,停车止步,纷纷立足于高坡,奋力掷石。然而,那看似不甚宽广的河岸却仿佛有了某种魔力,无论如何用力,我们始终无法掷石于水中。几番努力,纷纷败阵。原来,手中的力量在不知不觉被时空消减,空用力却无处发力。于是,众人平心敛气,无言相视,静静围坐于岩石之上,倾听河水潺潺流过。

风,于耳际呼呼作响,似闻古战场隐隐鼓角鸣。

云,于眼前袅袅浮动,令人疑似昔日烽烟再现。

冰沟,默念她的名字,也会令人心底生凉。冰沟索桥,一头牵着过去,一头连着未来。天生桥,一手扯着回忆,一手挽着未来。

往事隐藏在岁月的褶皱里频频张望。铭刻于心的可还是那淡淡的乡愁?粗线条勾勒的边塞冷月,分明与那冰沟一起,溢着清寒。

岁月,凝成霜,冷了戍关将士的心。

回家,几经辗转,终于成为最温柔的籍口。征衣未解,步履匆匆。

烽火熄,征歌黯,掬水洗却烟尘。一路疾飞,泪水风干。历史,渐渐沉寂。所有的战争,都会收场。所有的荣辱,都被封存于记忆的谷底,汇成地下长河,缓缓流淌……

峭壁森立,心随景动。寂寞张望的蜥蜴,寂寞独放的野花,寂寞沉睡的砾石,连同文人们纷飞的思绪,一起长出翅膀,逐云而去,与风为伴,遁入无形。

20181201112

解读核城

旎姗

漠风厮摩耳畔的声音

遥远而清晰

解读核城

风中飘过的全是核城的故事

握住岁月葱茏的指尖

我嗅到了核城当年创业的气息

穿过胡杨林金色的手臂

我又一次看到了核城昔日的模样

解读核城

解读我心中的核城

深邃的大漠撑起硕大的问号

涌进心里的全是蓝色的水纹

在我耳边沉浮的只能是水

这生动湛蓝略带沧桑的咏叹

这大漠深处的一泓净水呵

月光下

我苍白的思想

漫过核城那条熟悉的水线

最终   凝成一粒盐

解读核城

解读我心中的核城

记忆中的水鸥躲在苇丛中沉睡

蓦然回首  我发现我的核城

她的呼吸不过是漠风吹起的芦花

她的目光不过是日夜疯长的沙棘

20181201108

而我  在她目光触不到的地方

最终  飞成一只鸟

漠风吹进核城的心房 

深情而热切

风留下的全是与核城有关的记忆

掠过时光嶙峋的额头

我用目光锁定水边那只静默的船

触摸着小船早已褪色的船舷

我又一次听到那首古老的歌谣

解读核城

解读我心中的核城

漠风执著地叩击核城的心扉

水中倒映的全是核城的故事

拂过岁月沧桑的脸庞

透过蘑菇云    蓦然回首

我看到了核城露出的崭新笑靥

歌声滑过和平鸽银色的翅膀

我最终听到了核城海一般的潮汛

而我  在核城无声的抚摸中

最终  长成一棵树


20181201115


本期责编/高建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