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东君

时间:2018/10/04 来源:嘉峪关市文联 作者:寒荒

20181003210

王东君,女,笔名三子、东君,辽宁省鞍山市人。

20181003206

系鲁迅文学院第二十四届高研班学员、中国诗歌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协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嘉峪关市作家协会会员。

20181003204

作品散见于《飞天》《绿风》《散文诗》《延河》等省内外报刊、杂志并有作品多次获奖。

20181003203

期间曾因命运多舛使写作有所中断,却始终未能改变对文学写作的初衷。

20181003208

文学改变时代、文学改变生活,文学虽未能改变我的生存状态,却给予我一份坚持和热爱!

20181003202

一路的仰望与追随

寒 荒

秋天,是最美的季节!暖暖的秋阳开启心灵的惊喜,习习的秋风写意眼底的风情。拥坐在这秋色宜人的天光里,我不知道偶然和必然有着怎样的联系。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以顾城、舒婷、北岛等为代表的朦胧诗派,正以燎原之势席卷中国诗坛,而小城有点后知后觉的文坛在八十年代中期还是很冷寂的。这时人们并不知道也没有细究,以一首名为《冬思》的处女作闯进省刊《飞天》的王东君,是何许人也。不过是一名高中生偶然写了一首小诗,很偶然的发表在省刊而已。

偶然,是的。那偶然让那女孩在读高中时,用诗歌的样式,写下了一篇篇旁人看不明白的日记,目的是让偷窥日记的同学不知她所云,从而隐藏起一个小女孩的秘密,却不期然让她与文学有了必然的联系。它让她在“为赋新诗强说愁”的年龄与诗歌结缘,并从此与它有了必然的关联。

那是1985年年底,一个落雪后的上午,在嘉峪关宾馆的106房间,两个翘课女孩中的一个——王东君,忐忑的将两张从作文本上撕下来的“稿纸”,递到来嘉开笔会,时任《飞天》编辑部编辑的何来老师手中。这首匆匆而就名为《冬思》的诗,赫然选登在1986年第3期的《飞天》上!全诗只有16行,可这16行给女孩带来的欢愉和欣慰却是外人难以想象的。这也许就是偶然中的必然吧!文字跳跃出的火焰/点燃了青春、温暖了诗笺/文字拼接出的世界/是五彩斑斓的/它鲜活着心灵/生动着天边以外的那抹蓝/文字连缀起的画面/展开了不一样的生活/沉潜、积淀出的是一个精神的家园!在文字的世界里,它在不断的丰富着、启迪着、引领着女孩。从(《无悔的青春》《走入风雨》)的那一刻起,诗歌就成为王东君一种朝夕的陪伴。应该说:那是一个不是起点的起点 ,而《飞天》《嘉峪关》《红柳》《绿风》《酒钢日报》等报刊杂志,作为那时我(《在路上》)的文学(《守望》)都在不同程度的激励着我、延伸着我对文学写作的坚持。

然而1989年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改写了她的人生;当生死纠结的沉重过后,王东君以为,从那天起,她不会再写诗了!也许是习惯使然,闲极时她会“挑选冷僻的字眼/诉说着心曲”(《家居的日子》)尽管这“世界很小 很小/不能承抵心的领域”(《回望》),生存的本能和寻求理解是现代人共同的主题,而它的结局总能让人在“伤心之余/生出一点惨淡的温柔” ……深铭于何来老师在我文学写作和人生路上给予我的帮助,感谢文学!感谢诗歌!正是这些在《飞天》上频频出现的(《废弃在秋天的诗》),让她在我极度消沉、迷茫、无措的时候,给了她顽强生活下去的勇气和力量,这时的它们不仅仅是一种寄托更是一种支撑。“青山外合欢树下滑来一条/无以靠岸的小木筏/这时 我决意操桨”(《我决意操桨》)。这里,更重要的是“操浆”本身,不管小木筏能不能靠岸。就这样她一路波波折折的走来,在我生活的城市边缘/我带着脆弱的女性文字/一个人跋涉、寻求、生活着……她一直在说:她不是个勤奋的人,这也许是苦难所致。在自我的时间与空间里/我仿佛是一条形态迥异的鱼/用文字默默传达着一种/来自生命深处的荒凉……其实我不愿这样/每每给生命制造许多/或大或小的黯淡与悲伤。她希望它充实、向上、昂扬,就像我所在的企业、职场。从省内《飞天》(《留给我自己》)的自我审视,到国内《延河》(《宛川河边》)的静心徜徉,她知道文学,才是她的源泉、田畴,是她成长不可或缺的土壤和阳光,是她持之以恒不懈努力的力量。

在日磨月磋的时光里,她曾一度中断了她的写作。可1999年8月组诗《夏日三题》入选《1949——1999甘肃文学作品选萃》,却给了她不小的震动。原来深藏在她心底的文学并没有与她相忘于江湖,它在潜移默化的完善着她、滋养着她、丰盈着她……酒钢是蜚声国内外的大型钢铁企业, 2004年她重新融入了它的怀抱,它勇于拼搏、坚韧不拔的精神也开阔着我的视野、影响着她的写作风格。作为酒钢的一分子,她希望有更多的人去领悟它、认知它。而文学的语言、文学的想象是表达心灵的最佳方式。2004年8月获《酒钢报》邓小平诞辰100周年征文三等奖。之后散文诗《感觉北方》散文《生活在别处》《大山里的夏天》《过街天桥》《那山 那河 那人》《秋水长天》等一系列反应酒钢生活的作品均被发表在《甘肃日报》《中国冶金文学》《滨海文学报》《核城日报》上……2010年5月《写给四十岁女人们的诗》获《酒钢纪念三八国际劳动妇女节100周年》风采征文二等奖 《信念与秘密同行》获好书读后感一等奖。2011年8月《酒钢情》获(酒钢新闻中心)征文一等奖)2013年《钢铁之魂》《钢铁之源》分获《纪念铁山精神30年》征文一等奖……并以《酒钢报》为起点,发表过许多反映时代风貌的诗歌、散文、随笔。如《倾听你的故事》《畅想十月》《永远的香水百合》等等……。它们增强了她对文学的仰望与自信,同时她也希望用她浅显的笔触去抒写它、歌颂它,去让人们更多的去体悟它、铭记它。

有人说:上帝为你关上一道门,必定会为你打开一扇窗。她的这扇窗就是文学、就是诗歌。2014年9月,在酒钢集团工会的推荐和中国冶金文学的大力举荐下,王东君有幸在中国文学的圣殿《鲁迅文学院》进行学习。鲁院的时光对于她来说,是美好的也是奢侈的。它规范了王东君写作的方向、如期的让她受益了很多很多……它让王东君探路前行、跋涉不止、它让她看到了光、看到了暖、更让她看到了生命蓬勃的明天与未来。

一个写诗的人,应该是一个博学的人。学习让我深刻体悟自身学养的贫瘠与积累的匮乏,它使豁然开朗的王东君犹如醍醐灌顶般的被警醒。2014年10月(《宛川河边》)获《中国冶金文学》散文类三等奖,诗歌(《草湖吟》)获《嘉峪关日报》征文优秀奖,2016年论文(《浅谈在钢铁企业危急中女职工的生存》)获第二十六届全国钢铁企业公会女职工优秀论文三等奖。获嘉峪关第二届“紫轩杯”烧烤文化节征文一等奖的(《紫轩引》),2017年获《中国冶金文学》诗歌类二等奖。而所有这些更让她坚信了对文学的追随。诗歌真正的表现力就是感染力,它和你进入你所传达的人和物有关,而有了顿悟力,你的诗才能灵动起来,才能有恰切的表达和表述……所有这些无不让王东君在自我陷落的同时,重新整合、寻求、思索她在文学上的取舍。

诗以情——感人、情以真——动人!文学是人实现精神的、人性的一种滋养,是对世界的一种深刻的认识和把握。那么就用文学写作来弘扬、彰显她所在的城市、工厂和岗位吧!将生命形式转化为生命写作的人是有福的!而文学就是它的核心所在!那是一个没有终点的旅程、是一个倾述者与倾听者的坚持和热爱,这就是文学,它使我们精神欢愉、灵魂有光、使天地温暖、生命芬芳!

    2018.10.03.

王东君文学作品欣赏

守 望

王东君

近处 暮色苍苍

远处 炊烟寥寥

今夜和所有人的

所有努力无关  我们

不谈过往 不谈因果

只用不动声色的缄默  挽留

昔日游击将军府的威严  庒肃

和古戏台上缤纷  流转的灯火

在远郊的关隘 墩台

我只想和你广积柴草

耕田织作  做一个守墩戍卒

固守一份稳定  平安与祥和

还想在走走停停的沙尘里

满蘸一缕关城的月色

在烽火台上写诗  和你

共度沐风栉雨的岁月

像是回忆  像是怀想

在刀削斧凿的讨赖河大峡谷

是谁在用孤独留守寂寞 

用寂寞留守村庄  用村庄

留守山水  用山水留守一条

美丽的山谷  那是一个人的风骨 

一个关的精神  一座城的家国情怀  

那是在蓝天白云下  可以

折叠  铺展的信仰与史鉴

北方之遥  南方之远

关城起舞的月光  洒落

一地的思念  它以最平常

最普通的方式贴近我

在夜阑卧听风吹雨

铁马冰河入梦来里  我们

就这样守着  望着“天下第一关”

从嘉峪关到镇北台再到山海关

菊花开了  属于

如期而至的范畴 它将

所有的灿烂都融合在九月

丰盈的词汇里  用文字

收藏起你写的最后一段诗

唱的最后一首歌  说过的

最后一句话  暂且不说

或许  它是你在雄关漫道上

最后的抒情  而关城的月犹自

清朗  温润的隽永着

20181003207

紫 轩 引

王东君

你说:月光象舞蹈的酒

在大地和酒杯之间跳跃

你还说:燃起最原始的篝火

去回溯羲皇“庖牲”的始末

我没有忘记  那些歌唱

来自于橡木桶的部落

也没有忘记  那些沉醉

来自于炉火炙烤的热烈

那么 就让我摒心静气

以最芬芳的姿态停留在——

 这个季节  以最直接的方式

轻轻的将你啜饮  细细的将你咀嚼

然后再用一个女人

最醇丽 最婉约的心思

饱蘸笔墨的将你渲染

合着至纯至简的月色

葡萄酝酿出的琼浆

追寻远祖渔猎时代的饮食记忆

粗鄙化即食的物质原味

延伸着对童年情结的诱惑

大漠孤烟 携汉唐的风韵

看“在野精神”的狂放

长河落日 铸今世的奇观

看“回归自然”的情怀

把流失在万里长城

最西端的湖泊找回来

把陷落在戈壁荒漠

最无奈的绿色找回来

那是篝火率真的坦诚

那是美食散发出的纯粹

那是李白无法抗拒的放达

那是借月留云的过去与现在

紫色集结了一种智慧的华美 

紫色体现了一种气度的深远

它源自于钢铁 源自于地理

源自于一个企业一座城市的总体构建

天若不爱酒 酒星不在天

地若不爱酒 地应无紫轩

你说:葡萄酿造烧烤的传奇

你还说:生活流连在酒香里亦醉亦醒

20181003209

宛 川 河 边(散文)

王东君

那条河叫宛川河,是一条很普通又很不普通的河。一般意义上的河多是由西向东流的,而这条河的流向却自东向西,它是一条倒流河。它的河道不很宽,枯水季却很长,一年中它黄褐色的河床大约有七、八个月的时间会袒露在明晃晃或暗沉沉的天底下,几缕涓涓细流在白亮的太阳光下熠熠闪烁,不知疲倦的向西流去。我想,这样的河在全国恐怕也是不多见的。

雨季来临的时候,水势滔滔汤汤,虽夹带着大量混浊的泥沙,却汹涌澎湃的很是壮观,让人可以想见它的两岸也曾良田肥沃、水草丰润过。在北方,尽管人烟稀少的黄土高原贫瘠、广袤的有点让人感到凄惶,但是只要有水、有河流的地方就一定会有生机、有绿色、有人群……人们在征服自然、改造自然的过程中已充分彰显了它的适应性和能动性。这条年代久远的倒流河源自那里,人们如今已记不太分明了,它紧挨着工厂的花墙,冬天来的时候,常有迟归的大雁、野鸭子在干涸结冰的河道上停留,寓所离我工作的岗位的路很长,通常要走近半个小时才能到达,凛凛的寒风里,路走到一半时,总能听到鸭鸭的声音,起初以为听错了,可接连几天都是这样,隔着花墙凝神望去,不远处的河道里,一只野鸭停在一簇枯萎的矮草丛里独自哀哀的叫着。后来听人说:失去伴儿的野鸭子是不能独活的。生死相依,宛川河也许是它们最终的归宿吧。又一部凄美的《爱情故事》,联想到一些人一些事不由的令我好生感伤、好生感动、好生的感慨!

象此地质朴的农人一样,两岸村镇的名字简洁而直白,如河南岸的骆驼巷、冯家湾,河北岸的金崖、郭家庄、黄家庄……几年前这儿的农田大多被我所在的工厂征了地,在南迁北移的凌乱中,很快的一个有一定规模的花园式工厂矗立了起来,在大山的怀抱里,在日出而做、日落而息的偏远山乡,工厂在这儿无疑是一道浓墨重彩的风景,它带来了喧嚣、带来了改变并带来了一些时尚的气息。农人大多也转了行,随便在路边街沿搭起帐篷、盖间简易房做起了小饭馆、小百货的小买卖。脑筋活泛点的瞅准了在厂里工余闲暇时无寄、无聊的单身男女,干脆在闲置的农房里稍事装点开起了简易的歌厅、酒吧。许是迎合了人们异地他乡孤寂无哩的心理吧,这些生意做起来竟分外的红火。其实人们不论生活在何处,面对生活中的改变,所持的心态也有所不同。在和农人不多的几次接触中,你能真实的感受到他们对于土地素朴、平实的眷恋和对乡村生活淳厚、真纯的一番深情。

春天的花开秋天的风,夏天的浓绿冬天的雪,在山村,桃红柳绿梨白掩映着的农田房舍最能鲜明冷暖的四季。 夏天的傍晚,河两岸的蛙声、虫鸣早早的响成了一片。闲时,我们会沿着寓所外那条狭长的公路,逆着倒流河的方向向东走去,去东边的高岗上看夕阳、去大槐树下小憩、纳凉。说起大槐树也算是这儿的一大盛景了,这棵年代久远有近五百年树龄的古槐树至今仍枝叶繁茂、郁郁苍苍。传说中的它是一棵很有灵验的神树,大凡有病、有灾、有难的,或是求福、求寿、求功名的只要在它面前祈福、求愿、叩拜,每每会得到应验。心诚则灵,住这儿的或住在更远地方的人们,家中遇到什么为难事,烦心事总是不约而同的奔这儿来祷拜,以求开解。这棵老槐树在岁月风风雨雨的磨砺中声名远播,渐渐的转变成了人们的佑护、心目中的神树、灵树。也不知何年何月何人在树下立了个佛龛,几人合抱粗的树干周围系满了红绸黄绫,而祭拜、供奉的香烛、果品终年不断,奇怪的是小小的佛龛里竟没有供奉神佛的塑像,所谓神佛有眼,神佛不在又怎么洞观世象、体察它的善男信女呢?正疑惑着却又恍然,众人敬拜的神佛不就是大槐树吗?大槐树如能容身在小小的佛龛里岂不怪哉!

提起榆中的黄家庄可能知道的人不多,提起大槐树,知道的人却十有八九。大槐树下卖的卤肉和淋了麻酱的酿皮,可是远近闻名的,往往是吃者如云,闻者止步。晚了你也许只能空腹而归了。这真成了闻到卤肉香佛爷想跳墙也白跳墙。转念又想,好象神佛都是不食人间烟火的,那么这好吃的卤肉、酿皮该不会是对树神的另一种考验吧!只是寻寻觅觅中,那个“绿水人家绕,十里稻花香”恬淡、闲逸的田园美景在这是寻不到的。在那段苦乐与共的日子里、在宛川河流经的村庄,大槐树作为我固守的精神家园,竟然成为盘桓在我心底的念想。是的,不管我离它是近还是远,总有有一天我还会来这儿的,不为还愿——只为经历的那段岁月,虽短犹长!

20181003211

读 书 时光(散文)

王东君

“秋风起兮白云飞”,只一瞬的功夫,小城便一脚迈进了秋的门槛。秋,吹响了它季节的长笛,用它风烟俱净的清朗,扫去了夏天一片混沌的疲沓与慵懒。有人说:“清秋”是对秋天最准确的赞语,我却不这么认为,因为在小城,在你的感觉中,原本在热气蒸腾中的世界,倏地一下子就在早晚的寒凉中,天宽云阔、风清气爽了。它是那样的让人猝不及防又是那样的惹人动情。有段时间没有去书店坐坐了!在这样的季节、这样的时令去书店读书不啻为是一件方便、快捷、且实用性极好的事了。

信息化的时代,最初一台电脑就可解决的问题,现在一部手机就全部搞定了。一直以来,从不认为自己是个爱读书的人,时不时的去书店坐坐、看看纯属习惯使然,大多的时候是因为一个“静”字的存在。那儿真静啊!那种静,是你捧读一部书时的浑然忘我、是你手不释卷的心无旁骛、是你沉浸其中,物我两忘抛却了私心杂念的静!在书的世界里,那种安静让你饿了,愿意忍饥、累了愿意席地、渴了愿意望梅的静。它是单纯的、精神的、也是丰富的!我所栖息的小城不大,仅有的一家新华书店曾经是我幼时的乐园,因为这是一个因企建市、因市兴企的新型城市,文化娱乐相对的匮乏、单一,这样的格局注定了它的常驻人口数量不会太多。书店是都市筑梦的空间,在城市建设的最初,它自然成为人们精神的家园,关注的所在。随着城市的发展和时间的流逝,在我最烦、最乱、最无奈时,最能体悟、消解我的地方就是书店了!面对一本书,一本自己喜欢的书,你会不由自主的融入其中、你的心也会不能自拔的深入其中。书带你来到一个阔大的空间和时间里,你可在文字码起的柴垛上睡觉、在记录着人和人相遇的美丽时代里邂逅、在变迁无常的文字载体里成长,你还会不由自主的被书层层吸引在文字的世界里,享受坐拥书城的静谧时光。

秋天是缤纷的,无论是在北方沁凉的清晨还是在暮落时的傍晚,它都是宜人的。十一长假,我却被轮值,七个半天呐!我该怎么过?守着时间、守着电话、守着表情有点木讷的打更师傅、和几位八十高龄还喜欢在电视房看《西游记》的老干部……美丽的秋天,我注定要辜负你了!懊恼以极,之余突然有了一点窃喜,有这样大把的时间,我干嘛不去读读各协会和鲁院同学们寄来的书?《滇池》《延河》《名家名作》《中国新诗》……读书的过程可以说收获多多,也突然明了,每天早晨十点为何迷人,因为它有经历时间的痕迹、有专注读书的表情、有非读不可的爱意、有细微不可取代的感动。曾在北京海淀区的国家图书馆,面对着浩如烟海的图书不知所措,也曾在西北书城面对着堆积如山的卷轶心存忐忑。是啊,知之甚少的我,就是穷我一生的精力,又能读懂几本书呢?梦有时也会凋谢的!好在我是个不求甚解的人,随心随意的读书,让我在获得了一种自由力量的同时,更多的温润了我的心灵,你不必去长篇累牍的去读什么经典,也不必好整以暇的在什么名著中去寻找什么厚重,因为适合自己的永远是最好的。现实生活中你会发现,你依赖的东西很少,生存其实也并不那么困难,推我们自己到潮流文字的边缘,让我们慢慢打开自己,你会发现的,生活原来是可以没有童话作为开始的。让心有所依,书便是生命中的钙合盐!三毛说:读书多了容颜自会改变。许多的时候,自己可能认为许许多看过的书籍都成了过眼烟云不复记忆,其实它们潜在你的在气质里、在谈吐上、在胸襟的无涯间、在生活的文字中……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含烟翠。范仲淹的这首《苏幕遮》道尽了秋情秋意。在一方蓝天、一片阳光里,让我们走出门去吧!醉美的秋天,它是一首小令,可供吟哦留恋、它是一句诗,可使雅韵流长、它是一朵芬芳,可让岁月留香。秋天,风清、月朗、书香,这时,我更愿意在书的字里行间把自己典藏,因为,时光静好、岁月静好、读书更好!

20181003213

20181003201


本期责编/高建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