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军霞

时间:2018/10/05 来源:嘉峪关市文联 作者:寒荒

20181005212

王军霞,兰州铁路局嘉峪关工务段职工,嘉峪关市作家协会会员,嘉峪关市摄影家协会会员,自1992年开始创作,先后在《兰州铁道报》《甘肃工人报》《人民铁道报》《驼铃》等报刊、杂志发表散文,诗歌上百篇,摄影作品多以铁路题材为主。喜欢用文字雕琢心灵,用笔尖感触人生。

20181005208

王军霞摄影作品

20181005211

《月牙泉晨辉》

20181005210

《遇见青春遇见美》

获得第二届阅读让生活更美好二等奖

20181005207

《安全守护者》

20181005201

《火红的日子》

20181005203

《花开时节》

20181005202

《花之语》

20181005204

《害羞的男孩》

20181005213

《童真》

20181005206

《奔跑者》

20181005214

《生命色彩》

王军霞文学作品欣赏

迎春花开

王军霞

 “金英翠萼带春寒,黄色花中有几般?凭君语向游人道,莫作曼青花眼看”。读着白居易的诗,脑海里便漫过故乡那一簇金黄色的迎春花,此时此刻,那黄橙橙的花,恐怕早已压满枝条了吧。

故乡的迎春花,总是开在贫瘠的山坡或是土壕边上,对土壤环境要求并不高,但它的花儿开得精干利落,紧凑别致,非常招人喜欢。小时候,我和小伙伴们常常将开花的枝子折下,编成花环戴在头上,或是插在有水的瓶子里,那花能开好些日子呢。迎春花皮实,虽然它的枝子常被不懂事的我们折得七零八落,但来年花儿依然灿烂,枝条依然曼曼。

去年春节回家,正赶上立春时分。一日,忽然发现院里的李子树上,竟然有花孢鼓出,不禁欣喜若狂。母亲说,立春了,墙外的迎春花都开了好些日子了。迎春花?一语惊醒梦中人,我已经很多年没有看到迎春花了,它还是我记忆里的那个模样么?青绿的藤条,顺着坡脚柔柔地垂下,金黄色的花朵,犹如一个个的小喇叭,点缀在无叶的花藤上,鲜嫩又不做作,醒目而又耀眼,它像一首古老的歌谣,在春风里摇曳,在绿藤间歌唱。

其实在我生活的城市,迎春花也是有的。那是一种树,枝条向上,一般在街心花园里比较常见。花型较大,开得较为密实,花瓣四裂。大家都叫它迎春花。可我觉得,街心花园的迎春花,少了些柔媚与纤弱,举手投足间,犹如一个粗壮敦厚的女汉子。只有故乡的迎春花,才是真正的迎春花,她如一位让人一见钟情、娇小纤细的女子,柔美中带着精致,朴素中兼有甜美。

临走的前一天,我邀了弟弟、弟媳还有几个孩子,一起走出朱漆的高大的院门,走过碧绿无垠的麦田,来到渐次增高、层层堆叠的坡边,去看我心仪已久的迎春花。俯瞰渭河,如一匹明亮的锦缎,映入眼帘,沿河散布的村庄,如一枚枚散落的棋子,错落有致。转身,是金黄的迎春花,开得满坡都是,耀眼而又明亮,娇柔而不做作。

多么纤巧的花啊,绿色的花萼,托着喇叭状细长的花管,顶着五瓣或六瓣的黄花,明艳亮丽,却又不失端庄大气。这么多年过去了,它竟然还和我记忆里的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现在人们的物质生活富裕了,孩子们有了很多时髦的玩具,他们已经很少有人去折迎春花的枝子了,所以,迎春花的长势特别好,花也开得更加地肆意,整个山坡都快变成花的海洋了。

那天,是我们最开心的日子。我们用迎春花和自己的笑脸相伴,留下了许多漂亮的相片,弟妹在花间徜徉,孩子们在花海里游戏。看着美丽的花儿,我想起了童年戴在头上的花环,想起了插在瓶子里的迎春花,想起了奶奶慈祥的笑脸,想起了爷爷粗糙的大手,所有的一切,仿佛都和爱有关,都和幸福有牵连。许许多多的记忆,犹如一股清泉,在心间汩汩地流淌,每一朵浪花,都是爱的音符,每一处转弯,都是爱的漩涡。

听母亲讲,为了让我小时候能有奶喝,爷爷特地买了一只羊。每次放羊回来,爷爷的背篓里总是装满了槐树枝,他的手也因此常常被刺划出一道道的血印子。五十多岁的奶奶,就因为我总要噙着她的乳头才肯入睡,时间长了,奶奶的乳房里竟然有了奶水。

如今,爷爷奶奶离开我们好多年了,他们舍不得喝的白糖水,放得一拿起来带着絮絮的饼干,此刻,却因了这些迎春花而鲜活。童年的迎春花,是一段无忧无虑的日子,是一首被爱和幸福填满的歌,是一段自以为已经忘却、实际却封存在内心深处的回忆!

回家的这些日子,母亲是最忙碌的。每天十几个人的饭,都是她亲自张罗,还要变着花样,生怕我们吃不好。父亲每天将风箱拉得啪嗒啪嗒得响,喜悦的脸被火苗映的通红。他一边往炉膛里添劈柴,一边说,夏天你们回来就好了,院子里的李子树上,李子结的可多了,我和你妈根本吃不完,就给村里这家那家的送。还有柿子、核桃,到秋天就泛滥了。咱家阁楼上,去年的核桃都多着呢,这次走的时候都带上。我说放着你和我妈慢慢吃吧,核桃想吃了我们买点就行了,重腾腾的背来背去多累啊!父亲说,你们要嫌背着不好看,就等我去看你们时带过去,反正家里那么多,我们又吃不了!说得我眼睛又湿润了。 

一直以为,记忆会随着时光走远,可沙里淘金,最后留下的,都是弥足珍贵的记忆。我离开故乡差不多有三十年了,在此期间虽然也曾回去过几回,但小时候去过的坡边,我家房后的土壕,我却很少再去,因为长大的足迹,总使我把目光投向更远的风景。

一直以为,爷爷奶奶就像家里的老房子,父母就像那院里的树,不论我们回去或是不回去,他们会一直守在那里,亲情也不会走远。可时光终会老去,爷爷奶奶相继离开了我们,父母也渐渐地不再年轻。他们就像那些迎春,虽然一直在脑海里摇曳,可我却因了一些自以为是的理由,年年错过花期。

“白发老母遮门啼,挽断衫袖留不止”,迎春花开,那是母亲的思念,父亲的期盼,年年在房后疯长,年年在房后绽放。一朵朵的迎春花,质朴热烈,它是父母的寄语,深切绵长;它是亲情的期盼,殷红点点。

“履阑纤弱绿条长,带雪冲寒折嫩黄。”年复一年,迎春花开!春寒料峭中,我仿佛又看到那一个个金黄的小喇叭,纷纷探出身子,将唤归的集结号吹响。

莫负韶华,趁着春光,让我们一起向着亲情出发吧! 

20181005215

《南湖夜景》

一个人的坚守(诗歌)

王军霞

谁也不知道雨什么时候会来

洪水什么时候会起

我就这样等着

守侯在铁道边上

陪伴我的四根钢轨

锃亮的伸向远方 

绿色的防护网外面

我与那顶小帐篷相依为命

它为我遮风挡雨

我给它作伴壮胆

它的信念是坚守

我的职责是守望

戈壁滩炙热的阳光

烘烤着每一根神经

每个都毛孔迫不及待的溢出水来

躲进帐篷、闷热  出了帐篷、干热

太阳的魔力

已让我无处遁身

真希望来一场酣畅淋漓的雨

浇透心头的炎热和焦渴

证明我的存在和价值

又怕肆虐的洪水

冲毁路基  冲断归途

延缓亲人回家的脚步

 

几样耐储存的蔬菜

打发着一日三餐

窄窄的一张床板上

有我小憩时做过的梦

只是不知道  那些旅途中的酣梦

是否与我有相同的元素

在这没有灯光侵蚀的夜晚

呼呼的风

翻阅我和帐篷曾经的记忆

虫子在床下奏响夜的序曲

就连蚊子也赶来助兴

临走留下深深浅浅的吻痕

白天的火车平稳顺畅

夜晚透过车窗的光

那是我心底永远的亮

喜欢这纯粹宁静的夜

倾听着钢轨与轮对深情的对白

我渐渐地有些恍惚

 

啪 啪 啪

是谁拍打着故乡的木门

啪 啪 啪

父亲的指节轻轻落在了我的脑门

啪 啪 啪

是雨 滴落在梧桐树叶上了么

  

我一骨碌翻身而起

听见有零星的雨点

正在敲打着帐篷

连日来的坚守

终于等来了雨的脚步

我忽然有些兴奋

迅速的穿好雨衣

淅淅沥沥的雨还在继续

查看雨情  汇报雨量

今夜的我终于派上了用场

将消息和照片第一时间反馈给车间

体验到一种被人需要的美好

看戈壁漫流汇集而成的洪水

先是疯狂的拍打冲刷路基

最后快速的流过看守点

我忽然有些害怕

常言道,天灾无情

与晚点列车、孩童的哭闹声相比

我更愿独自一人去与酷暑抗衡

20181005205

《冰花的梦》

奋战高铁筑梦忙,勇创一流敢争先

梦是开启希望的窗户,梦是理想远航的风帆,梦是披荆斩棘的信念,梦是继往开来的希望。                

         ——题记

不是杰出者才做梦,而是善做梦者才杰出。2013年的春天,一个关于中国梦的构想,让亿万人的梦从此变得热烈而厚重。工作生活在各条战线上的人们,群情激奋,热情奔涌,为了各自的中国梦而努力。

在遥远的大西北,在古老的丝绸之路上,就有这么一群人,他们身穿黄色反光马甲,头顶照明灯,夜以继日的奋战在兰新客专线上,为了兰新高铁的早日开通运营而忙碌奔波,他们充分发挥党员突击队的模范带头作用,以身作则,率先垂范,涌现出了许多可歌可泣的感人故事,他们就是嘉峪关工务段的高铁人。

如果说古代丝绸之路的开辟,对促进东西方经济文化交流做出了重大贡献,那么,设计时速250公里,线路全长1776公里的兰新客专线,对于完善西部铁路网,提升新亚欧大陆桥畅通运输和我国的向西开放必将产生重要影响。

兰新客专线是目前世界上一次性建设里程最长的高速铁路,甘肃段全长799公里。嘉峪关工务段担负着兰新客专线832.6公里的线路维修任务。这是该段管内首次通过高铁线路,面对人才匮乏、经验欠缺的实际情况,该段把培养兰新客专专业技术人才提到重要日程。通过委外培训、聘请专家讲课以及介入学习的培训模式,使得157人先后取得了岗位准入资格证书。为了提前抓好施工介入,该段关口前移,提前选派人员全程介入施工建设、精测精调,对关键工序、隐蔽工程进行全程监控。短短半年时间,就发现安全隐患8741件,盯控整改2439件。

自2014年5月4日开始,该段管内兰新客专线进入静态验收阶段。为了确保设备安全和质量,为后期运营接管维护打下良好基础。在静态验收一线,活跃着一支年轻的队伍,平均年龄只有27岁。牙齿雪白,皮肤黝黑,嘴唇干裂,用他们自己的话说就是“白的没概念,黑的没底线”。不管刮风下雨还是骄阳似火,他们每天早晨六点准时出发,一步不漏的徒步对管内设备进行检查评定。

吃苦在前,冲锋在前。在近40℃的高温下,突击队员们一丝不苟的对螺栓涂油量、轨距调整块的离缝、道床混凝土强度等进行抽检。长时间室外作业,再加上高温,人很容易中暑,大家就带着矿泉水和藿香正气水去上班。党员周旭说:“那些日子,我们皮肤被烈日晒得黝黑,工作服都快拧出水来了。超大的工作量,无论是体能上还是精力上,对我们都是巨大的考验,大家有的脸上晒脱了皮,有的嗓子哑了,有的腿走肿了,有的脚上打起了水泡,可是没有一个人打退堂鼓”。

在《高铁无碴线路维修规则》中规定TQI值是8.0毫米,为了创建一流的高铁线路,段决定将TQI值由原来的3.0毫米提高至2.2毫米。在环境艰苦的安北,突击队员们住的是临时彩钢板房,吃的是土豆、洋葱、胡萝卜等易于存放的蔬菜。由于长期吃不上新鲜蔬菜,好多队员嘴里都长了溃疡。可他们工作起来却一点也不含糊。4支共计45人的党员突击队,在精益求精的基础上再精再细再严一格,与时间赛跑,抢进度保质量,在高铁主战场打响一场无硝烟的攻坚战。突击队长刘军,因为“黑白颠倒”的生活,血压突然升高,大家都劝他回家休息一下,可他硬是兜里装上降压药,又和大家一起奔忙在轨道精调一线。在队员们的共同努力下,无数个1.5、1.8、2.0的TQI值响彻戈壁上空。他们这种不怕疲劳、敢打硬仗的顽强作风,为兰新客专“接的上、管得好、创一流”的目标实现,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荒滩大漠鬼难行,鹏鸟欲飞终未能。但见巨龙呼啸过,丝霞万匹映天红。”9月3日,随着首趟动检车的上线运行,该段管内高铁线路联调联试正式拉开了序幕。全体党员精心准备,高标定位,按照“零误差、零缺陷、零容忍”的工作要求,严格按照验收标准和施工规范进行验收,坚决按照联调联试时间节点完成轨道精调收尾工作,对剩余工程倒排计划,加快施工进度,确保联调联试工作顺利进行。

爱因斯坦说过:“一个人的价值,应当看他贡献什么?而不应该看他取得什么。”周程达,1989年2月15日出生于甘肃武威, 2011年11月参加工作,2013年9月,段提前介入兰新第二双线工程,他被抽调来担任监管工作。2014年3月份,周程达被安排到施工单位多、设备复杂、最难盯控的嘉峪关南站。四个月时间,他从未请假休息过,可他没有怨言,他的写实本上,总是记得密密麻麻。他说:“施工不停,我们就不能不监管。”

技术尖子李正伟,2013年毕业于陕西铁路工程技术学院,他也被抽调到了高铁科任技术员,他觉得,作为一名专业技术人员,如果自己对业务一知半解,如何去指导车间班组开展工作。他利用工余时间上网、翻阅资料学习所有与高铁有关的知识。凭着刻苦钻研业务的韧劲,遇到问题不达目的不罢休的狠劲,一跃成为技术能手。他带领着10人小组,微调了扣件、细调胶垫形成流水作业,总结出一套高效精调方法,硬是将进度从每日1公里提升至1.2公里,大大提高了作业进度。

嘉南高铁探伤工区于2014年4月成立,现有职工9人,都是从既有线各钢轨探伤工区选拔出来的精英。工区担负着兰新二线高台南至石板墩上下行806公里正线线路、7个站场、103组道岔的探伤检查任务。在任务重、时间紧、要求高的情况下,他们保质保量的完成了792公里的路轨探伤任务后,又发扬连续作战的精神,苦战一个月完成了804公里11091焊缝的探测任务。为了完成任务,他们蹲在水泥轨枕上,头顶烈日的暴晒,面对脚下40多度的炙烤,全体人员膝盖蹲肿了、腋下和小腿上热出了痱子,但没有一个人叫苦叫累。7月份共计完成焊缝探伤11091头,其中厂焊8092头,现场焊缝探伤2999头。发现伤损15处,发现问题38处(主要是表面伤损较多);复核排除21处。

世界上最快乐的事,莫过于为了理想而奋斗!在高铁这片沃土上,嘉峪关工务段的高铁人,吃苦耐劳、不畏艰难、用他们的自信、责任、敬业追逐着西部高铁之梦,挥洒汗水,收获喜悦,写下了华丽的篇章。

祁连无声,戈壁见证,一颗颗赤诚的心,在漫长的线路上,用脚步把梦想丈量,用汗水把希望浇筑。一枚党徽,一份信念;一个党员,一面旗帜。暗夜里,点点灯光与星辰一起闪耀;蓝天下,无数面旗帜猎猎飘扬。那是赤子的情怀,那是兰铁人的梦想,火红似海,花团锦簇!

夕阳里,残红吐。西番自古荒凉处。与昔比,今非故。资源独有,商机无数,四海人皆慕。在新时期“安全优质,兴路强国”的铁路精神指引下,在“中国梦,我的梦”的强大动力支持下,相信兰铁人的高铁梦,定会早日实现;相信中国人的高铁梦,定会一路辉煌!


两个人的小站        

当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拿掉敷在额头的毛巾,就看到师傅布满血丝的眼睛里透着关切的目光,我知道,师傅昨晚又是一夜未睡。尽管对自己贪图一时凉快心存懊悔,可对于师傅,我却不想理他。

前些日子,因为我在巡道返回的途中扒乘了一趟慢行的货物列车,就被他骂了个半死,原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了。谁知他小题大做,居然给告到了车间,扣了我当月的捆绑工资不说,还让我写了检查当众宣读。想起这事,我就气的牙痒痒。

师傅见我醒了,赶紧端来一杯水:“来,先喝口水,润润嗓子,然后咱再吃饭!”我别过脸去,不啃声。师傅将杯子放到床头柜上,又去盛饭了。

沙坝这工区,前边是戈壁滩,后面背靠祁连山,方圆十里连个人影也见不着。小站上只有一间卧室,两张床,一个屋子当厨房,一个屋子堆放杂物。简单的布局,独特的地理环境,使小站看上去更加孤独和渺小。更要命的是小站上虽说有四个人,可一倒班,平时小站上也就两个人。

当初自己高职毕业后在养路工区待了半年,后来被分到这里巡道,看着这儿的环境,心中就有说不出的悲凉。更别说迎接着粗粝的漠风,背着七斤半的巡道包和加力扳手,每天要徒步走二十四公里的线路,还要认真地去检查每一个螺栓,每一块夹板,每一寸钢轨,真是枯燥而又乏味。

记不清有多少次了,下班后,我常常一人跑到小站对面的沙坡上,半躺着看那无比灿烂的晚霞,在山头尽情地绽放,心中盛满了失落。那四根钢轨组合出来的铁路,就那样笔直而铮亮地向东西两头延伸••••••

好多时候,师傅都会不声不响地跟过来,陪我。见我百无聊赖地抓马蛇子,拿在手里把玩,师傅就说:“放了它吧,在这里,除了偶尔路过的野兔,唯一能陪我们的,也就是它了。”我的手一松,那马蛇子便像得了大赦一般,迅速地逃出我们的视线。夏天的傍晚,师傅会和我一起抓蚰子,每抓到一只,他都快乐的像个孩子。我们每次都抓许多,装到瓶子里,让那嘹亮的叫声在小站上响起,好像我们不甘寂寞的呐喊。

师傅的快乐,总是那么简单。在我们相处的这一年多时间里,发现一处夹板裂纹,他会高兴;发现一根折断螺栓,他会哼起小曲。他说,那就是自己的价值。可看到他衣服上被晒成白色的扣子和那被巡道包磨烂了后襟的衣服和马甲,我真不知道,如此单调的生活,有什么可高兴的。

师傅不止一次地劝我,乘现在年轻,多学些文化,说他自己当年就是吃了没文化的亏,到现在只能巡道。而我还年轻,不能就这么一直巡下去,我应该有和他不一样的生活。他还说:“你是你的上帝,只有你才能拯救你自己。”冷不丁听他说出这样的话来,我很讶异。没等我开口,他自己却脸红了,不好意思地说:“这是书上说的,别看我。”

在师傅的开导下,我不再怨天尤人,不再怅然若失,将信将疑地买回了书,自己慢慢地翻着看。我依然会去小站对面的山坡上,但不去抓马蛇子,也不去抓蚰子了。我把全部的心思都用在了学习上。师父更累了,线路上他依然会帮我干活,回工区再给我做饭吃,可就连刷碗这样的小事,他也不让我沾手,说那会耽误我的功夫。

想起这些,我的心头就热热的,眼睛也有些模糊。师傅端来了饭,说:“快吃吧,吃完了还得上班呢。”端着碗,我忽然觉得自己的嗓子有些堵,说话也不怎么利落了:“师傅,……上次的事……”,话还没说完,不争气的眼泪已流了下来。

师傅有些着急,忙说:“这是干嘛?好好的天怎么还下起雨来了?快吃饭吧。事情都过去了,还提它干吗?那天,我也有些冲动。”然后,师傅就给我讲了一件事:几年前,也是一名巡道工,因为扒乘行驶中的货物列车,结果被火车压断了一条腿,造成了终身残疾,给本人和家庭造成了难以弥补的损失。师傅说,当年那血淋淋的场面,谁看了都会终生难忘。他不想看到同样的悲剧,在年轻的我身上发生,所以狠狠地骂了我。是我那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激怒了他,他才告到车间。

泪又一次迷了我的双眼,我说:“师傅,你也赶紧吃点吧,咱还得去上班呢。”

戈壁上的朝霞,像一朵盛开在天际的花,灿烂无比。和师傅走在巡道的路上,虽然脚下还有些飘,但心情无比愉悦。那四节车厢的绿皮火车,又象征性地停了一分钟,就像人说话时不经意的一个停顿,然后继续朝西开去。但我知道,我人生的真正旅途,将在这里,重新开始。


青春如梦

——读《鸿雁》有感 

一本厚厚的《鸿雁 》,我是怀着新奇与期待读完的。在这里,有我熟悉的人物、场景;在这里,有我熟悉的山水、隧道;在这里,更有我熟悉的青春、梦想。合上书页,仿佛置身梦中,因为我感觉,那里分明有父辈们挥汗如雨的身影,更有我们懵懂中曾经逝去的青春!

作为一个铁路工人的后代,从小就在铁道边上生活,耳濡目染的是父辈们早出晚归的身影,听得最多的是老一辈铁路人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的大无畏精神。二十多年来的工作经历,使我对《鸿雁》这部以铁路工务人为题材的作品,充满期待和渴望。所以,当一本《鸿雁》在手,一种急切的阅读渴望在心底升腾,我迫不及待地想知道,自己所熟悉的人物,在书里将以一种什么样的姿态出现?那些曾经熟稔无比的山水,作者又将用怎样的笔墨和词汇去描绘?那里,会否有我所熟悉的故事?

怀着对书中人物的尊重和敬仰,怀着对身边同事的佩服和理解,我慢慢的跟随作者的笔触,走近他们的世界。《鸿雁》一书以九十年代铁路工务人的生活为背景,以在老山战争之中荣获二等功的战斗英雄牛大力的人生轨迹为主线,辅以唐龙一家人的曲折命运,向读者全方位、多角度的展现了一群“扎根深山不言苦,坚守平凡做贡献”的水晶山人的光辉形象,塑造了牛大力、王会斌、怡莲、范抠三、张阿玉等一个个性格迥异、形象鲜明的人物。读来令人热血沸腾、不忍释卷。

九十年代初期,正是社会变革的伟大时期,在祖国南疆的热土上,一批热血男儿,在经过了血与火的洗礼后,又加入到了祖国现代化建设的洪流中。在我们单位,就有许多从老山前线归来的战士,他们不改军人本色,工作认真,勇于吃苦,在平凡的岗位上,作出了自己应有的贡献。作者用丰满曲折的故事,以饱含深情的语言,向读者讲述了一群普通人的平凡事,展现了在纷繁复杂的社会中,一群铁路工务人的价值取向和精神追求,表达了作者对峪城工务段及工务人的爱。

魏世新曾是我的同事,也是我的朋友。“为工务人写一本书”,这是他长久以来的愿望,也是他对自己所从事的岗位的一种表白。正是因为心中有着炙热而浓烈的爱,有着长期对于生活的细致的观察和深刻体验,书里的人物和故事,才会那么接地气。所以,当一个个真性情的人物,缓缓地向读者走来,我的思绪常常会在现实与梦境中游弋!

镜铁山支线,位于巍峨险峻的祁连山谷之中,在兰州铁路局管线的范围内具有比较典型的地貌特征。所谓“九桥十八洞,洞洞有妖精”,那里的自然环境,读者尽可以去发挥自己的想象。书中的主人公牛大力,放弃唾手可得的上军校的机会,到湖南去为牺牲的战友唐龙的母亲尽孝。后来被安置到铁路部门工作,在巍峨险峻的高山峡谷中,他与所有铁路人一起,为了恪守安全大于天的工作理念,舍小家顾大家,在泥石流突发的危急时刻,为了救同事赵强,献出了自己年轻宝贵的生命。他既是老山归来的英雄的代表,也是铁路中层干部的典型。他的身上,既有老一辈铁路人“扎根深山不言苦,坚守平凡做贡献”的水晶山精神,又有新一代铁路人的历史责任与担当。牛大力牺牲了,但他的精神永存。

看到“望子桥”、“狮子岭”等名词和主人公作业的场景,我就会想起那伸手不见五指的漫长的隧道。我无法忘记那漆黑的洞子里明亮的马灯,无法忘记起道钉时那沉重的马蹄撬棍,还有火车通过后洞子口翻滚的浓烟,随风飘舞的黑色的煤灰和粉尘……

记得中央电视台《神州风采》栏目组曾在这里采访过我的父辈,特别是电视节目《四个小时的太阳》的播出,让人们知道了双洞桥这个地方,也让人们了解了生活在大山里的铁路人。父亲提着马灯,在这里度过了他三十多年的人生,在老工人张前进的身上,我仿佛依稀看到了他的身影。

多年以后,马灯完成了它的使命,退出了历史舞台。我们每天打着手电筒,进行日常的线路维修作业。单位每半月给发三节干电池。有时候,电池因存放时间过久,发到我们手里已经没有多少电了。有好多次,我们在隧道里改道,班长用于划撬的手电筒,只剩下一点微弱猩红的光,像极了燃烧的香头。可大家没有埋怨、没有叹息,依然按部就班的进行着自己的作业项目。 那里,既有我们的虔诚,也有感动和心酸。好多次,泪水会不由自主地流下来。我就会想起我的父亲,想象他提着马灯在这里走过的日日夜夜。每逢这时,我就会悄悄地擦干眼泪,让自己和那些不断闪烁的光融合。

书里的人物,鲜活而又生动,熟悉而又陌生。及至掩卷,怡莲、万书记、高歌等人的音容笑貌,依然会在脑海里浮现。我常常会把他们与我身边的人物一起对照,感觉他们的身影,其实就在我们身边,待仔细辨别,又不完全相像。我想,这也许就是文学艺术的魅力吧,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

将自己身边的人物,转化成一个作品,不光要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强烈的爱,更要有丰厚的文化底蕴。作者运用自己在文学、音乐方面的修养,给我们提供了一部丰厚的文化大餐。特别是一些传说和歇后语的运用,不光增加了小说的耐读性,还使小说充满了趣味性。

一本《鸿雁》,勾起了我太多的回忆,以至于拿起笔来,常常有下笔千言,离题万里的感觉。如今,出书的人很多,但真正能让读者喜欢的书不多,像《鸿雁》这样能让读者走心、动容的书更是凤毛麟角。当一本《鸿雁》在手,感激和崇敬同在。感谢作者,为那个地方留下笔墨;感谢鸿雁,让那段历史与青春永存!


舌尖上的童年

那天,带儿子到雄关广场去玩,看到那些被大人陪同的孩子,有的在坐滑滑梯,有的在走独木桥,有的在给石膏像涂颜色,有的在快乐地跑来跑去,幸福的红晕,荡漾在童稚的脸蛋上。我不由想起了自己不一样的童年。

我的童年是在美丽的关中平原上度过的。那时候,我和小伙伴是大人放养的小鹿,满田野、满山坡的疯跑。那时候,我们逮着什么吃什么。从刚灌浆的麦穗,到未长成的苞米;从紫的发黑的桑椹,到青的发涩的柿子;还有那刚从土里爬出来的知了,麦杆上趴着的蚂蚱,无一例外。如果说桑椹的蜜甜曾让我的童年留下甜蜜的记忆,那么青柿子的液汁,则是我舌尖上永远也无法剔除的艰涩。

记忆里的夏天,总是被知了此起彼伏的叫声鼓噪着,窗外葳蕤的绿叶,凉爽的风,却无法赶走坐在教室里的我们的瞌睡。为了能赶走瞌睡虫,我开始了与辣椒面相伴的日子。每天上学前,给辣椒面里撒些盐,用纸细心的包好,揣进兜里。等到课堂瞌睡时,就掏出纸包,打开了用舌尖舔一下,等到身上和额头上冒出汗来,瞌睡自然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为了能完整的把一堂课听下来,当新的困意再次袭来时,我还得重复一两次。记得有一次,当我低头舔辣椒面时,被老师发现了。可当老师看到我吃得东西,问明原委,只是轻轻地拍了拍我的头,就让我坐下了。可在老师眼里,我分明看到了怜惜。

有一次,我和几个孩子出去玩,在田埂上发现了一株野生的西红柿。上面挂满了绿色的大小不一的西红柿。我和小朋友高兴极了,不管三七二十一,统统摘下来分着吃了。但没过多久,我就觉得自己脸上的肌肉麻麻的,胃里想吐又吐不出来,有种说不出的难受。几个小伙伴和我一样,一个个蔫了吧唧地趴在地头。一直等到日头偏西,才被大人寻回家去。许多年后才知道,未成熟的西红柿有毒,显然,当年我们是中毒了。

我总觉得,自己的童年是在舌尖上度过的。那时候,饿了唯一能吃得就是放在竹笼里的干馍馍。拿个馍,就着半拉洋葱,那辣中带甜的滋味,让我的馍总是吃得很香甜。而记忆里最好吃的东西,莫过于奶奶做的臊子。每年腊月二十三,是祭灶的日子。爷爷在集市上转悠半天,才买回五指膘的肉,那时,他的眉宇间只有自豪。在奶奶将切好的肉倒进锅里的时候,我就像一个等着骨头的小狗,眼巴巴地守在门口。时不时地跑进去看看,直到端起奶奶盛在小碗里的臊子,才会满意地离开。那红红的油,肥而不腻的肉和那被红油浸着的馍馍,让人看着就有食欲,更别提吃了。

至今也想不明白,当年为什么就那么饿,以至于什么都要拿自己的舌头去品尝一下。抑或那不完全是饿,而是出于一种小孩子认知的本能。那时候,能跟大人到田里去参加一些简单的劳动,干些力所能及的活,仿佛就是一种荣耀。特别是到收获季节,面对饱满的麦穗,或是一大乍长的苞米,心中屡屡有种感动与震撼。

在劳动中体验快乐,再用自己稚嫩的舌头,去品尝收获的甘甜,那种感觉,是如今的孩子永远也无法体会的。因为社会的发展与进步,使他们经历着和我们完全不一样的童年。可我总觉得,在每个人的成长过程中,经历什么样的童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每个人的童年,到最后都无一例外的,变成了他们人生中至为宝贵的财富。


烟花(诗歌)

冲,向上

努力地向上

你不知道自己有多少能量

你只有一个心思

那就是冲

向着漆黑的夜幕

向着月亮和星星

你攒足了力量

你憋足了劲

只为那义无反顾地冲

月亮很美

星星很亮

你也想拥有自己的光亮

让满腔的热血沸腾

让浑身的力量爆发

随着震耳的声响

天空开满了绚烂的礼花

我看到点点流星

划过天际

那是你吗

烟花

当细碎的魂魄回归大地

你可曾后悔

当初的执着

又有一束花儿开满天际

耀眼而美丽

当那光亮从眼前闪过

我终于知道了你的性格

烟花是你的名字

绽放才是你的追求

20181005209


本期责编/高建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