栖居的境界…………………………徐树喜

时间:2018/05/04 来源:嘉峪关市文联 作者:徐树喜

  古老的关楼,绵延的雪山,疏朗的草湖,辽远的大漠戈壁,萦绕在丝绸路上千回百转的悠远驼铃,明长城铬上了一层散发着历史汗味的锈色……

  翻开这期杂志,我们会在一组海峡两岸作家写嘉峪关的文章里,读到“栖居”的味道。在这些外地作家的眼里,“湖光山色,戈壁明珠”的嘉峪关是一个多么幸福的字眼。海峡两岸作家采风团在嘉峪关的那段日子里,作家们风尘仆仆、披星戴月,满怀激情地在雄关大地观赏历史遗迹、仰望祁连雪峰、饱览宜人景色,在特色的历史和人文景观中捕捉难忘画面、定格精彩瞬间。历史的厚重与久远,雄奇与血性,神秘与沉寂,古与今,让作家们感到有种穿越时空的感觉。在这里,他们看到是人们饱满、自信、阳光的精神风貌,欣赏到的是草湖的秀色、雪山的俊朗,闻到是水乡的清韵、野花的清香,感悟到的是历史的厚重与苍茫。“以水为脉、以绿为肌、以文为魂”的城市建设理念让他们折服。身临其境的著名诗人肖黛女士赞叹道,“这里‘好空气,好景色,好人文’。”

  “栖居”早在荷尔德林和海德格尔的笔下诗意起来,即所谓“诗意地栖居”,旨在通过人生艺术化和诗意化来抵制科学技术所带来的个性泯灭以及生活的刻板化和碎片化。在享有物质生活的同时,能够在精神的家园中“诗意地栖居”,这是一种至上的境界。人们渴望物质生活的富足,更渴望精神家园中充满美好的情愫。

  少时读书,曾向往归有光“借书满架,偃仰啸歌,冥然兀坐,万簌有声;而庭阶寂寂,小鸟时来啄食,人至不去。三五之夜,明月半墙,桂影斑驳,风移影动,珊珊可爱”的清静悠然。感悟林语堂的“宅中有园,园中有屋,屋中有院,院中有树,树上见天,天中有月”的寡欲淡泊。人到中年,曾陶醉于陶渊明的“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恬静和消雅。其实,这就是中国文化里“栖居”境界。

  有什么样的心境,就会选择什么样的栖居方式。境由心造,心境敞亮明媚高朗,境界就会开阔,心情就会舒展,就会看到我们生活中的美好,看到我们身边的诗意和美丽,幸福地栖居。

  诗意的城市,才能生态。树有树的挺拔,花有花的风姿,水有水的韵律,庭院有庭院的别致。一路一灯,一街一景,戈壁钢城,更具城的魅力。

  诗意的心灵,才能灿烂。从这里溢出洁净的醇香和醉人的美;从这里溢出红红的彩霞和绿绿的歌;从这里也溢出琅琅的笑声去塞满大街小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