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漠尘清:再现陇上长城文化的波澜画卷

时间:2018/04/29 来源:嘉峪关市文联 作者:胡杨

4V6O0906



    “每一座长城的地基,都填充着一部久远的历史”,而长城的每一块砖瓦,都留有人类的记忆。大型四幕秦腔《北漠尘清》无疑是找到了长城最深邃的记忆。

明洪武五年(公元1372年)对于甘肃大地来说,是一个无法回避的年份,这一年,荒凉的戈壁上尘烟弥漫,开始一个漫长的夯筑时代,嘉峪关的崛起,成为陇上长城文化的精髓。《北漠尘清》准确切中历史节点,把握历史脉搏,把那一段峥嵘岁月活脱脱展示出来,成为甘肃省挖掘长城文化的第一部大戏。

    长城是游牧和农耕的分界线,是气候、物候的临界线,是融合了中华民族血脉的感情线,以长城为中心的城堡、墩台等军事设施,如同一个巨大的辐射源,文化、文明不断扩散,在巨大的冲突中包容,在宽阔的包容中吸收力量。《北漠尘清》正是将长城的这一精神功能逐步剥茧抽丝,使巨大的正能量在凄婉动人的故事中展开,使观众得到精神的洗礼。

    戏剧大省建设,一味地突出大制作、豪华阵容,不肯不会走得很远,而在《北漠尘清》的创排过程却带我们很多启示:第一是社会力量办文化。他们以第一个吃螃蟹的勇气,以改革的精神,充分利用散布在民间的文化力量,把他们整合起来,组建民间的秦韵戏曲艺术团,由当地的文化馆提供场地、进行业务辅导,他们白天打工,晚上训练,自己编剧,自己导演,自己作曲,自己制作舞台背景和道具,硬是做成了一部大戏。第二是低成本运行。与动辄几百万几千万的投入相比,《北漠尘清》从创排到演出,没有向政府要以分钱,他们用自己平时在社区、工厂、学校和商家产品推广演出挣来几万元钱,筹备拍戏,这在一般人看来简直是天方夜谭,可他们凭着自己的奉献精神,牺牲无数个休息日,一分一厘地节省,所有的服装都是在网上一次次询价,一次次砍价,以最低廉的价格购买,很多道具都是他们自己动手制作,他们用自己的热情和责任,完成了一部大戏的创作。第三,立足本土,扎根人民。《北漠尘》取材于嘉峪关本土文化,其主创人员和演员全是本地文艺爱好者,他们的根在嘉峪关,他们对自己的故乡有着深刻的感情,由他们来完成的大型剧目,很好地解决了其可持续发展的问题,这部剧目将来的巡演、展演,只要安排好时间,他们就会毫无怨言地出发,其演出成本最优化,老百姓看得起,主办单位请得起。不仅如此,剧团成立三年来,他们在社区、农村、工厂、学校演出一千多场次,被人们称之为老百姓自己的剧团。

在全省推进戏剧大省建设优秀剧目展演中,这是唯一参演的一个业余团队,被专家们认为是群众文化群众办的典范,开创了业余剧团编创大戏的先河。这也是嘉峪关市挖掘本土文化资源,打造的第一部大戏,实现了零的突破。

    剧目以普通人物的视角,再现了雄关崛起、民族团结、文化融合的重大历史事件……

    公元1372年,宋国公冯胜扫平河西。从此,嘉峪关关城的修筑拉开了序幕。剧本以嘉峪关选址建关为线索,故事在蒙汉两个民族的两个家庭中展开。故事的主人公杨万林、杨度、杨雪及萨仁、巴雅儿、萨日朗原本充满了仇恨,但却在残酷的战争中结为亲人。

    战事过去,桑田复耕,巴雅儿和萨日朗已经长大,经过杨万林的耐心疏导,杨度、杨雪、巴雅尔、萨日朗渐渐成为形影不离的好朋友。他们在春天的原野上学习耕作,有说有笑的孩子们像是一家人,希望过上幸福安宁的日子。但事与愿违,统治者以守卫边疆为名,大肆征集民夫,劳民伤财,杨万林一家也未能幸免,关键时刻,杨万林将两个男孩子送去修长城,留下了两个女孩子,此去生死别离,把故事推向了高潮。在修筑长城的日子,杨度和巴雅尔在苦难中渐渐长大成人,他们战斗和巡防中,团结嘉峪关一带的少数民族群众,终于使天下雄关成为各民族人民团结友爱的丰碑,北漠尘清,人们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故事曲折生动,历史史实清楚,即反映了嘉峪关历史的一个剖面,又具有强烈的舞台效果,对于我们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实现文化与旅游的深度融合,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


4V6O0721


4V6O0901


4V6O0922


4V6O0915